目前日期文章:200804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每次看到所謂的串連文章時,總是喜憂參半,一來是因為我這個人從小就活在框框的邊緣,既跳不出去,也踏不進來,喜歡以現成的主題延伸作答,所以從小就滿熱衷上作文課的(請不要叫我自由發揮),算是個老成到有點另類的小孩。但憂的是,我總是無法follow這些幸運信的遊戲規則,另外點名八個人簡直和登蜀道一樣難,所以也不知道幸運到底到我身上沒?


A.被點到名字的要在自己的部落格裏寫下自己的答案,最後去掉一個你最不喜歡的問題再補上一個你的問題,仍然組成20個問題,傳給其他8個人,列出其他8個需要回答問題的人的名字,還要到這8個人的部落格裏留言通知對方----你被點名了,被點名者不得拒絕回答問題,完成遊戲的人將會永遠得到大家的祝福。
 
B.這8個人要在自己的部落格裏註明是從哪裏接到的,並且再傳給其他8個人,讓遊戲繼續下去"不得回傳"。被點到名字的人將會得到大家的祝福,並且所有美好的願望都會在不久的將來實現。

問題開始。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身為北投國的居民,實在有義務藉由走訪各處食堂來揭開封閉的台北市北區的--神秘面紗。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如果我能完全掌握Goerge Lass的生存綱領就好了……起碼在這行屍走肉的生活中還能保有一些有形無體的自我。
我有預感,《Dead Like Me》將會成為影響我這輩子最深遠的一部影集。



前陣子恰逢人生低潮期,沒有正當工作導致原本就不活躍的社交生活更是萎縮成老奶奶的卵巢大小 (感謝那些不吝擱淺在老奶奶卵巢的卵子們),求職處處碰壁,忽然開始覺得自己二十幾年來所培養的處事之道,好像完全錯誤,以致我有種被狠狠甩了一耳光的錯(痛)覺。


而之前在網路上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的日文姓名占卜更是不知道賞了我幾記悶棍,總之,每個占卜的結果都非常可笑,或許對於許多人來說只有可笑而已,但不知怎麼地,用在我身上,好像都有種極度尖酸的準確性以及連貫性。譬如說我的戀愛傾向真是一絕,三個拘謹加上一個懶惰,不只點出我這輩子難以戀愛的原因,也可以說成是導致我做所有事情都失敗的主因。


連看我最愛的電影和影集,我都可以懶惰,那我該怎麼激勵自己才好咧?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看電影太入戲是要承擔後果的……


也不是個鐵齒的人,但是看完鬼片或血腥驚悚片後不太會作那一類的夢,反倒是看完險路勿近的後一週,我的夢中竟然出現了Anton Shigur。


場景應該是在辦公大樓裡,前因不著後果地,總之我惹毛了這位妹妹頭殺手,他一手拿著空氣砲,一手拿著散彈槍追殺我。想當然夢裡的我是怕的不得了,但不知哪裡冒出來的求生意志,以及不想成為慘死雜魚的尊嚴,我估計若是近身肉搏的話,可能勝算還大一些,所以就衝上去和他扭打起來。


結果我搶到了他的槍,但是拿來一發射,竟然是釘槍!


詭異的是,原本射出來的子彈是飛鏢(類似吹箭),但射著射著,飛鏢變成了針灸用一樣細的針!所以是一點殺傷力都沒有(我也太愛整自己了吧,還曾有過用吸管當軟劍比武的累人夢境…)


怎樣都打不死的齊哥又繼續逼近我,我只好再度衝上去用釘槍針灸他的頭,然後把每根針插進他的臉裡和頭裡(養鬼吃人耶?)扎針奏效,齊哥一度假死,但後來又像佛萊迪(以及每部驚悚片兇手)一樣復活,不過這時我的警察朋友們就出現了(原來我是警察),我趕快搶了其中一個人的自動手槍瞄準齊哥。


然後就跳到別的夢境了。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