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電影太入戲是要承擔後果的……


也不是個鐵齒的人,但是看完鬼片或血腥驚悚片後不太會作那一類的夢,反倒是看完險路勿近的後一週,我的夢中竟然出現了Anton Shigur。


場景應該是在辦公大樓裡,前因不著後果地,總之我惹毛了這位妹妹頭殺手,他一手拿著空氣砲,一手拿著散彈槍追殺我。想當然夢裡的我是怕的不得了,但不知哪裡冒出來的求生意志,以及不想成為慘死雜魚的尊嚴,我估計若是近身肉搏的話,可能勝算還大一些,所以就衝上去和他扭打起來。


結果我搶到了他的槍,但是拿來一發射,竟然是釘槍!


詭異的是,原本射出來的子彈是飛鏢(類似吹箭),但射著射著,飛鏢變成了針灸用一樣細的針!所以是一點殺傷力都沒有(我也太愛整自己了吧,還曾有過用吸管當軟劍比武的累人夢境…)


怎樣都打不死的齊哥又繼續逼近我,我只好再度衝上去用釘槍針灸他的頭,然後把每根針插進他的臉裡和頭裡(養鬼吃人耶?)扎針奏效,齊哥一度假死,但後來又像佛萊迪(以及每部驚悚片兇手)一樣復活,不過這時我的警察朋友們就出現了(原來我是警察),我趕快搶了其中一個人的自動手槍瞄準齊哥。


然後就跳到別的夢境了。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icery
  • 太好笑了 妹妹頭殺手
  • l.paris
  • 害我一直抖
  • 是恐怖的發抖還是笑到發抖啊

    chaospo 於 2008/04/16 22: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