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遇見另一個人,而我就要喜歡他。」


看完這本小說,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的心情;也不知道該如何不失公允的介紹這本小說。總而言之,這是一本倒吃甘蔗的書,開頭便給你嚇死人的三個字--「馬克斯」,還有還有「德意志意識型態」這等詞彙,讓人覺得這本書(或作者)本身也是用第一眼印象恫嚇人的優雅「刺蝟」。



敏感又缺乏自信的人常常會從別人身上看見自己的縮影,怯懦的個性往往形成自記憶深層處一個乍現的聯想,「我這樣做是不是會有和她一樣的下場」、「想想那些尷尬時刻吧」…,刺蝟雖有著渾圓柔軟的肉身,卻不得不瑟縮在尖銳的皮毛之下。



書中有兩位刺蝟性格的主角,一位是高級大樓的門房荷妮,她用粗鄙的外貌、粗鄙的用字、粗鄙的購物清單以建立一個傳統的門房形象的保護色;另一位是十二歲的天才兒童芭洛瑪,出身上流社會的她,就正好住在荷妮工作的大樓內,她們兩個都有著不同於常人的樂趣(小津的電影、日本漫畫),也都有一雙善於觀察的眼睛,所以批判起這個世界可說是毫不費力。



對身邊一切都感到厭煩的芭洛瑪,開始記錄她的深刻思想,以及另一本「世界動態日記」,想從日常生活不停變換的動作中找出足以讓她打消自殺念頭的美麗情景來。荷妮則是另外一種刺蝟典型,她不像年輕的芭洛瑪用旁觀者的角度去看這個世界,她是自己的旁觀者,五十四年來她讓自己的感性、智慧全都隱藏在粗鄙的門房外表下,不卑不亢不與世界打交道。直到一位真誠優雅的日本男士Kakuro搬進了這棟大樓。



「為什麼有些事物能顯現在某些人的意識上,但是在另外一批人的意識上卻顯現不出」,日本紳士一眼就看出了荷妮和巴洛瑪的與眾不同,他用充滿武士道的精神去軟化這兩位刺蝟小姐的外衣。



我們總是會被邪惡世界中的微小善良行為所感動,所以當Kakuro成功地在穿著甲冑的荷妮身上找出一點存放信任感的空隙,讓她說出:「我遇見另一個人,而我就要喜歡他。」時,我確實被感動了。經過五十四年的孤獨,五十四年的空虛生活,五十四年空窗的精神生活,五十四年對世界的憎恨,全都因另一個人的友誼而畫下句點,讓我想到很喜歡的英國樂團Placebo的一首歌名Soulmates Never Die,不管在社會上生活的多辛苦、與人群有多疏遠,都絕對會有屬於自己的soulmate正像磁鐵般向你靠近,期待遇見你。


 yeah! I point at you, just you!


所以研究一切表象下的意義再讓自己信服,這種行為實在顯得太愚蠢了,還有更多美好的事物值得我們去感受,例如,一朵被夏雨淋濕的茶花。











PS.傳說電影版的Kakuro桑將邀請北野武演出,我可以說…不要嗎?雖然北野武的確是有種很討喜的優雅,由他演出這位大伯也一定充滿魅力,但我想像中的Kakuro可是斯文又清瘦的樣子啊,有點類似《東尼瀧谷》中的尾形一成…之類的吧(但年齡又不符)。


創作者介紹

俗女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商周出版
  • 謝謝你對於《刺渭的優雅》的看法

    哈囉,您好
    謝謝你的感動
    我們已在6/2將書寄出,麻煩再留意郵件
    希望你會喜歡
    如果沒有收到請再與我們聯繫
    謝謝
    請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