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第一次在網誌裡提到Sam,是2007年的澳網,很不幸地,當時所寫的內容並不是關於這位選手在當時的大滿貫中創造出什麼佳績,而是在哀悼她的提前退場。那篇文章中稍微提到了我關注她的起源,是在2006年的澳網,想必當時許主播還是用「年輕小將」來稱呼她,故此我可能也依樣畫葫蘆在文章中稱她為小將,其實今年26歲的Sam,在當時也已經23歲,左看右看都不會是個「小將」,尤其是在江山代有人才出的網球界。

 

5a38c9b7f9abdfc930add165 

2006年澳網,辛公主復出之役,一旁的Sam還像個剛畢業的大學生

 

 

我推測,這可能和她崛起的相當晚,以及在球場上總是顯得惶惶不安的樣子有關吧!依稀記得,那年她的WTA單打排名來到No.29,已是生涯新高,對一個已經二十有三、且在雙打比賽中已取得一定地位的網球遠手來說,你難免會感傷的認為,「這或許已經是她的極限」。但是就在今年的夏天,我已經逐漸不再關注這項運動的時候,在法國的紅土賽場上竟然發生了一則不可思議的事情--「兩名決賽新面孔,闖入法網女單決賽」,當然這在女網的戰國時代來說,冠亞軍兩位都是第一次打進大滿貫決賽並不是什麼天大的新聞,這件事情更令人稱奇的部分在於,兩位決賽新面孔,其實在職業網壇上都不是什麼初出茅廬的年輕女娃,她們一位是30歲的義大利人 schiavone ,另一位就是26歲的澳洲人 Stosur。這兩位,無論是年齡、國籍或是生涯戰績,都滿有讓人跌破眼鏡的潛力。

 

 

8 2067663565bc545beac4afb1

 

 

身為 Sam 的球迷,不免私心認為這位女將具備的武器其實並不比其他名將差,紮實的發球、強勁的正手拍以及俐落的截擊手感,加上2010年明顯進步的腳步移位,其實 Sam 擁有的技術已經算是相當全面(好吧,或許反拍是她較弱的一環),那為什麼,每次看她的比賽仍會為她感到膽顫心驚呢?

 

 

從2006年看Sam的比賽以來,不管是雙打或單打,都不難發現她的壞習慣--對勝利不夠執著。

我常常會覺得她即使處於明顯的優勢時,也會突然失了魂,讓對手後來居上,為比賽製造很廉價的高潮,而早些日子,她常常就會這麼一路放空到比賽結束,最後就輸了比賽。這次看美網,發現她雖有改進,懂得及時回神了,但是老毛病仍改不掉。她愛製造高潮的習慣,碰上熱愛劇場藝術的 Dementieva 可謂棋逢對手,兩人就這麼打了一場美網史上最晚結束的女單比賽,只不過這次老天保佑她是那個笑到最後的人。而不順手的時候呢,更不用提了,雖然 Sam 表面上總是一派淡定的表情,但總是讓我覺得她看起來就像一隻垂頭喪氣的小狗,因為自己跳得不夠高而啃不到主人手上的那塊骨頭。

 

 

1476723

先是開始盜汗

 

 

24206_423279666101_26081741101_5188351_5435325_n

然後大口嘆氣

 

 

  13 103903442

接著開始逃避                        和放空

 

 

17 103902004

最後接受自己的Kamar,宣告TOD(Time of Death)

 

 

 

看她在和戴娃的比賽中救回這麼多個賽末點,最後逆轉勝,這對 Sam 的球迷來說,可真是件值得放煙火慶賀的喜事,因為這代表著這位選手終於完成了心理層面上的進化,她終於能夠在危機時刻仍對自己充滿信心,並持續奮戰直到為自己取得勝利。

 

 

Sam 在球場上的小動作似乎也透露著她近日以來的轉變,在球場上一向沉靜優雅的她(我曾經以為她是個沒有表情的人),竟然也開始在擊球時發出吼叫(雖然非常非常的偶爾且一點也不淒厲),並且在打出好球後也懂得給自己一個振臂歡呼的肯定。

 

558965_550x550_0 6460a841722aab63cefca315 103732494

 

157473427-002b7517d7d8481b308066960398019d_4c873b78-full

 

 

這驚人的轉變,我想很大部份必須歸功於她去年的雙打夥伴、另一位澳洲名將 Rennae Stubbs。Sam 和 Stubbs 的搭擋,雖然並未為 Sam 增加任何一個女雙比賽的冠軍盃,但從WTA為兩人所拍攝的短片來看,這兩人魚幫水、水幫魚,日子過得倒是挺愜意。Stubbs 感覺就是個瘋狂的澳洲人,Sam 在她身邊彷彿也受到影響,在鏡頭前終於露出自己較放鬆的一面,兩人就這樣你虧我、我虧你,換帖情誼展露無遺。

 

 

 

但說來慚愧,我是到很晚以後才知道原來 Sam 曾經在2007年因為萊姆病而離開網壇一陣子,我想這病應該沒有史萊姆這麼可愛,因為 Sam 在生病期間,除了無法再踏入球場之外,甚至連日常生活也因此受到影響。看了疾管局的網頁後,深深覺得這病真可怕…,還好 Sam 痊癒了,且在2008年回到了球場,雖然經過了一段不短的低潮期,但是她回來後,的確變得更強更好了!今年年中甚至來到了世界排名第五,也是她個人生涯到目前為止的最佳成績。

 

 

 

前陣子有則關於她的新聞,不怎麼引人注意也不太重要,但卻讓我對她的喜愛又更上一層。大意是:Sam 就讀的小學,挖出了 Sam 在11歲時所埋的時光膠囊,11歲的她對2010年自己的期許是「成為世界第一」。很佩服她即使遭受過這麼重大的挫折,還是一步一步地朝自己的夢想前進,努力去實踐,並且從一而終,縱使這條路一點也不好走(試想,世界上能有多少個第一?),但我想,這個孩提時所發的豪語,或許有天真的能夠實現,而 Sam 本人應該也是如此相信著。

而且廣義的說,她的確做到了!在女雙排名來講,她可早早就已經是世界第一了。

 

 

我希望她如此相信自己,如同我如此相信著她。Come on, late bloomer Sammy!

 

 

16

 

28 7 29288_449282131101_26081741101_5804341_3374157_n

558964_550x550_0 12

笑起來真的很像 Joseph Gordon-Levitt (或者 Heath Ledger)

 

 

 

fc549d061861ae4b4afb51de

氧氣室訓練中,好可愛!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