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_rite.jpg 

與其說這是一部西洋鬼片,不如說它是一部探討信仰和信念的電影會來的更為貼切

 

看完本片後適逢家族出遊(雖說出遊實則是掃墓),說來也真有趣,父親那邊的親戚們皆沒有強烈的宗教色彩,但母親這廂卻有虔誠的基督徒、藏傳佛教徒以及信念同樣強硬的無神論者,大夥一但聚首,時不時的便會就宗教議題展開劍拔弩張的辯論,尤以在飯桌上最容易觸發此類議題。看來吃什麼、不吃什麼,這種愈原始的行為,愈容易被拿來大作文章。這樣說來,富堅先生在《悠遊白書》中描繪魔界三分勢力時,切入點的確是相當精闢啊!

 

席間,一位長輩說到宗教並非僅是教人為善,而是為了探討那些人類無法解答的問題──像是生與死,才形成的系統。生從哪裡來、死往何處去,我們從各種神怪故事中認識輪迴及死後的世界,正是因為有所畏懼才尋求安撫、需要旁人不斷解釋,無怪贖罪券暢銷、歌德式建築這麼可怕。

《現代驅魔師》的主角 Michael 家中正好做的是葬儀社的生意,自幼喪母、身為獨子的他順理成章地成為父親的助手,從小便在死人堆中打轉。為了遠離這個過分陰鬱的環境(又是另一家費雪與子),他毅然決然地選擇進入神學院這個完全封閉的環境,只是從小與死亡相伴的他,實際上並沒有強烈的信仰,但他的教授卻看上他無畏死亡的膽識,安排他前往義大利修習驅魔的相關課程,因此碰上了作風獨特的驅魔師 Lukas 神父。

接下來的一切相當容易預期,年輕的神父對於整套驅魔的儀式嗤之以鼻,他的強壯心靈堅固的抗拒外界欲灌輸他的觀念,他不信魔也不信主,即使眼前發生了常理無法解釋的現象,他仍然認為醫學與科學才是現代人需要的工具。當然最後 Michael 透過親自幫 Lukas 驅魔找回了他的堅定信仰,是的,對我來說Michael是找回自己的信仰而不是逐漸信服(這種事情還是有點天生天養的成分),他的老師看的出來、神父看的出來,就連觀眾也看的出來,就他自己不願承認其實自己是上帝的子民,這樣欲拒還迎的態度也無怪讓他成為眾魔口中的「懷疑者」。

關於 Michael 如何失去信仰,片中曖昧的暗示是源自於他母親的死亡,母親曾告訴他:他被天使看顧著,但是自我感覺良好有守護天使這件事,並沒有阻止悲劇(母親的死亡)降臨在他身上,死後,只不過又是另一個會腐爛的肉身,如同常常進出他們家的那些屍體。「我的心意得不到回應就再也不跟你好」這種賭氣的想法乃人之常情,所以我想Michael應是相當地傲嬌吧!另一方面,Michael 將進入神學院作為一逃避親情的手段,這底下的罪惡感大過了原本追隨信仰的正當性,因此讓他無法完全地敞開心胸接受神職。這部電影屢屢在關鍵時刻讓主角的雙親現身,但卻未能將其與男主角的心路歷程串聯起來,是的,我們知道父母對於小孩子的影響力有多大,但是,然後咧?或許編導就是想讓觀眾五里迷霧中找不到頭緒,玄之又玄,如是所以宗教矣?

不過現在拍電影怎麼變成什麼都要說是 inspired by a true story,但是真實程度到哪裡實在是令人起疑,好像一說是真實事件改編便可因此合理化電影不精采、缺乏邏輯之處。但看完的確令人好奇真實世界上的驅魔儀式是否如電影中所述,看誰聲音大問出牠的名字便能驅除?要成功驅魔,首先得有強烈的信仰,相信惡魔的存在,相信神的存在,相信自己擁有主賜的力量,否認惡魔就等於是否認神的存在,但這不是相當弔詭嗎?難道我不透過惡就不能認識善嗎?這麼二元對立的結論,實在過於現實到令人無奈。亦如同片名,彷彿惟有經過儀式的煎熬、掙扎,才能讓信念幻化為實質的力量。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 , ,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