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vity1.jpg

         電影的宣傳句設計的很驚悚,或許對完全不清楚故事背景的觀眾來說,會因此抱持著錯誤的期待,而完全不搭嘎的片名和海報,更增添了這則故事的神秘感。不過我得說,感謝宣傳的破題,若我一直用看懸疑片的角度來觀賞的話,可能就無法在最後被感動,反而還會飆出連篇髒話吧。

 

        劇中的泉水和春是一對從外型到個性都截然不同的兄弟,學者型的泉水謹慎內斂,在大學從事基因學的研究,而藝術家型的春則漫不經心,以清洗塗鴉為業。其實泉水和春並非同一個父親所生,春的誕生甚至帶有很濃重的悲劇色彩(這應該是劇情主線不算雷吧),但是遺傳基因真的能左右一個人的命運嗎?電影並沒有用很科學的角度來探討這件事,即使泉水被安排成基因研究生,但他也並未就「基因與犯罪」這則沉重命題提出斷論,因為整部電影是相當溫暖有人味的,就像那句從神明處得到的開示:「你自己想。」雖然突兀地帶點戲謔之意,但卻正好符合電影的旨意──人定勝天,透過科學所證實的冰冷數字,並不能因此預言你這個人的成就、作為和德行。血緣的枷鎖不會成為你的牢籠,唯有自己才能主宰自己的命運,也等同是春在片末引用甘地的那句:把世界改變成你想要的樣子。

 

        往常並不喜歡日本電影避重就輕,但突然間又會真實沉重到胃袋底部的敘事方式。日本的犯罪電影更是時常捨棄緝兇這種本身就極富戲劇效果的情節,而巧走溫情路線,雖然這讓我戲稱這果然是「從戰火中重新站起來的大和民族」的特有療傷系文化,但喝慣好萊塢奶水的我,仍時常對搔不到癢處的日本電影感到不耐。但看完《重力小丑》後回頭想想……。恩,我真的很喜歡這個故事,以及它所呈現的輕柔暖意。

 

        手足間的微妙情緒,一方面是血濃於水、義無反顧的親情,一方面卻又會對那個應與自己最相像的人產生比較心態。片中的泉水和春,共用著同樣的英文名(Spring),但彼此的資質、個性、長相及興趣都大不相同,泉水從小看著弟弟得獎、被女生崇拜,甚至成為校隊正式球員,心裡頭應該多少也有些不是滋味。片頭他的那句內心獨白:「春從二樓一躍而下」亦像是表達他有多麼讚嘆弟弟的飄逸。雖然春開朗的表示:打擊犯罪一定得有哥哥和球棒在場,但泉水向來也只能扮演旁觀者的角色,被動的杵在一旁。特別矯情的是,片尾巴再一次呼應了這句獨白,在二樓的春將書丟給樓下的哥哥,接著說:「還有一個!」便大步一跨向著哥哥飛躍而去。就像兩兄弟的雙親在看馬戲團表演時曾說過的:當你快樂生活的時候,世界上重力便會消失喔!故事末,兩兄弟都除去了自己的心魔,拋開了那股拉著他們下沉的重力。(雖然以_制_可能會在兩人生命中留下污點,但是我想他們倆應是全世界最有權制裁這位惡人的人)

 

gravity3.jpg

         我真的很佩服這家人的樂觀,當然劇情也探討到了某種社會案件發生後,牽連受害人的反應及選擇(這家人真的好夢幻,怎麼可以這麼視如己出而沒有一絲猶豫)。身為大哥的泉水,究竟有沒有因此厭惡過或者在心理偷偷瞧不起弟弟呢?而春又是否曾經忌妒過哥哥的清白,或甚至不屑哥哥的平庸呢?

        加瀨亮和岡田將生的演出都非常值得讚賞,兩人把那種外型、氣質都相差甚遠,卻又看得出來是一家人的感覺抓的很好。這種兄弟齟齬的劇情,讓人不禁想到2007年同樣為日本拍攝的《吊橋上的秘密, Sway》,由小田切讓飾演帥氣不羁的弟弟,香川照之飾演老實遲鈍的哥哥,老實說,如果我是哥哥的話……這相對剝奪感應該強大到足以讓我成為恐怖份子了吧。不過片尾那首Walking Slowly搭在小田切讓呼喊的那聲「哥哥」之後,真是好到讓人飆淚啊!

 

每次想聽歌時都找半天,就貼上來好了。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俗女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