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日誌真是我的罩門...,但是再不結束這系列的話,我都要從對岸回來第二次了!


SDC13678.JPG  

寒山寺裡的箴言,看來我無疑是個下等人。

 

拜別親友,到了蘇州後,我們終於正式開始當個觀光客。一早便搭上當地旅行社的巴士,發現同團的客人都是來自中國各處的散客,有山東來的、也有安徽來的,甚至還有遠從青海來的,我們老小四人則是當中唯一的台灣客人,導遊集合的時候也直接以「台灣四位」、「湖南五位」等代稱來唱名,頗有效率之餘也滿有意思的,而且真的可以聽到各種不同腔調的北京話。

SDC13671.JPG   SDC13668.JPG  

寒山寺中的寒拾殿(一直想到韓食店...),還有每間廟宇都有的祈願條,只要花少少的人民幣就可以買一條來綁上。對岸每座廟幾乎都有這種商業機制,即使廟裡有僧人也不例外。



江南的觀光景點看來都差不多,就是參觀一些古代的豪宅,看看當時的庭園造景假山之類,不然就是看看歷史上知名的景點,像是「姑蘇城外寒山寺」的寒山寺。

SDC13691.JPG  

聽評彈

 

SDC13703.JPG  

我所認識的楓橋。不得不說拍攝這張照片的我大舅實在太具藝術家性格了,因為...

 

SDC13705.JPG  

他用了同樣的焦距拍眼前的匾額。

 


當然還和張繼先生的雕像照了相,摸了他的金手指看能不能讓自己更有文采,看似平靜的一天就在拜訪另一座廟宇中結束(我這一行也去太多廟了吧)。但這天卻在我人生中留下了難以癒合的傷痕...


因為接下來要轉戰杭州,於是便問導遊小姐該怎麼選擇交通工具比較方便,導遊小姐提供了幾個選擇,一是到車站坐動車、二是到旅客集散中心搭大巴士。我跟媽媽其實一直搞不懂為何大巴不是在車站坐呢(就像台北轉運站也不至於離台北車站太遠),還有到底什麼是旅客集散中心?雖然心中有種種疑問,但還是順著導遊小姐的話頭選擇了較便宜的大巴。


等到結束一天的行程後,旅行社開始載送客人,先是到了車站,有些年輕人紛紛下了車,我們想說該下車了,但卻被制止,導遊說是還要再30分鐘才會到旅客集散中心,然後連導遊都下了車。車子越開越偏僻,我們心想不妙但也只能任憑司機處置,就這樣到了一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大...姑且叫他停車場吧,整個停車場只有零星幾台大巴士,而且好死不死雨還越下越大。


上了車,有位男人上來清點人數,此時車上只有我們和幾位同行的旅客,不超過10人,本想人這麼少,總算可以舒適上路了,但沒想到,我們又再一次被車婊了。


上來的男人說我們要再等約半小時才發車,車上的人便開始騷動,當然免不了要詢問哪裡有廁所。男人看似不好意思,說這邊沒有「可正常使用」的洗手間(隱約記得遠處有廢棄流動廁所,但感覺像是一進去就會通到魔法部的那種),男生就隨地方便吧,但...「女同志就比較辛苦了」。


女同志就比較辛苦?女同志就比較辛苦!


語畢就有幾個人跟著下車,想必是去方便,我的自尊拉扯著我肉做的心,心一橫想說我才不要跟著做這麼不文明的事咧,加上膀胱似乎還沒警訊發出,於是便鬆開褲頭上的皮帶,開始小寐。


睡到我脖子都緊了也還沒開車,這才發現原來座位一定要坐滿了才發車是對岸的交通潛規則!等啊等的,連媽媽和外婆都等不下去了,於是就撐著傘到外頭遮遮掩掩的方便起來。外頭有雨,加上男人說會先帶我們去小解,所以我還是忍住了。


幾乎過了一小時,車上乘客才終於到齊,大家都是一臉迷惘的神情,看來都是被不肖業者給騙來此地。車子終於開動,而我也再度睡去。




約莫過了半個多小時,我被尿意驚醒,發現周圍黑壓壓的一片,原來我們已經上了高速公路,而外頭的風雨非常猛烈,滿滿一車神智不清的人加上低迴的窸窣聲以及孩子的哭鬧聲,我真有一種搭上死亡列車的感覺。不過,這還只是開端。


這時,我知道我的尿意來者不善,這不是你憋一憋就能忍過去讓尿毒再巡迴的那種,它是那種不見天日不能瞑目型的尿意,為此我開始心慌,但仍強作鎮定,假裝欣賞窗外(全黑)的景色。看看時間,離出發大概也快一小時了,當時的導(ㄆㄧㄢˋ)遊(ㄗˇ)說蘇州到杭州走高速公路快,大約90~120分鐘就會到,所以我天真的以為,再不用多久我們就會開始減速下交流道了!繼續忍了一會,發現情況應該不是我想像的這麼簡單,因為這車在黑暗中一直開、一直開,一直邊按喇叭邊超車,完全沒有近鄉情怯的意思。於是我搖醒身旁的媽媽告訴她這個消息,她也知道平時我很少尿急(膀胱超大),事態算是有點嚴重,於是叫我去問開車的師傅還有多久才能到休息站。


我繞過了媽媽,在黑暗的車體中緩緩前進,走到開車的師傅旁問:「師傅,還有多久才到(杭州)?」
師傅:「還要一、兩個小時唄。」
我聽到這答案忽然一陣天旋地轉,真是幸福的快要死掉。「嗄...還要這麼久!那路上有休息站嗎?」
師傅:「我也不知道,這路我不熟。你、你、你、你要幹啥子咧?」(有點兇)
我:「我...我想上洗手間。」
師傅:「噢(語氣突然軟化),這樣啊,我也不清楚咧,大概還要半個多鐘頭吧。你很急是不是?」


我回答滿急的,但心裡根本想說急到膀胱都要爆開了啦!但也只能默默地走回座位。
回到位子後忘了又煎熬了多久,巴士終於開到一座收費站,過了收費站後師傅把車停在路邊,大聲喊著:「剛才的小姐,要不你就先在路邊方便一下?」猶豫了約0.25秒,我就拉了媽媽跟我一起從座位上彈起來。畢竟人家都停下車了,這麼誘人的提案真是讓人騎虎難下,而且什麼文明不文明的,要是待會我直接撇在車上,肯定才最不文明吧!


一踏出車門,無情的風雨就迎面襲來,而路邊很暗,雖然也有不少停在路邊的小貨車,但我們的巴士是唯一的光線來源。是的,路上有其他的車就表示,we are not alone,我們是唯一的亮點則表示,我在明、敵在暗,難道我這清白之身就要被陌生男人給看了嗎!?不過又是心一橫,想說自己在這middle of nowhere,幾天後就要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回台灣,怎樣都無所謂了啦!
於是就翻過路肩圍欄(很高,到我的腰部),踩「進」路邊柔軟的泥濘中。泥土因為下雨的關係變得非常濕滑鬆軟,每踩一步都有陷進爛泥中的感覺,感覺就像在犁田。本來想走遠一點,不過我感覺到這路面似乎有點傾斜,加上太黑其實看不到前路,深怕再走下去我就直接滾落山崖,甚至可能因此登上台灣的夜線新聞,於是就在離路邊不算太遠的地方蹲了下來...
我的母親在風雨中撐著傘,不是為了遮雨,而是幫我遮掩。(雖然我很懷疑她遮的效果)
蹲到接近尾聲,只見車上砰砰咚咚跑下一女子,「也幫我遮一下!」她爬過圍欄,便立馬脫了褲子蹲下。媽媽和我都被這女子給嚇了一跳,不過我很慶幸自己有人陪。我完事後,媽媽便把傘交給我,她先回到車上,於是風雨中就剩我和那裸臀女子...


後來回到車上,大家也都挺自然的,後來想想,這種事對他們來講應該是稀鬆平常吧,畢竟中國這麼大,搭大巴的人又三教九流,大概都不是太在意這種事情,所以師傅的反應才能這麼快呀!
後來又過了半小時,我們才真正抵達一個休息站,其實滿新滿乾淨的,讓我有些意外。這次我不敢鐵齒,還是跟著大夥下車解放(哼!大家都很能忍嘛),只不過師傅把車停在休息站的外圍,搞得我們還要爬過分隔島上的圍欄走個老遠才行。師傅的心思真是難以捉摸啊。


後來將近八點才抵達杭州,也就是距離出發已過了近三個小時(不加上枯等的時間),讓我決定以後到對岸,絕對、永遠不再搭公路客運了!不過話說回來,追撞的動車也是很可怕滴。

 

啊,我又不知道該怎麼收尾了呀~那就奉送一張乾隆(還康熙)的題字吧!

以及,出門在外,當女同志真的很辛苦啊。

SDC13719.JPG  

 

 

 

, , , , , ,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