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想你》是一部瑞典和芬蘭合作的電影。瑞典風景很美,是我最嚮往的國家。

整部片長僅70分鐘,簡單來說就是一部小孩子對抗無理公權力的故事。
主角是一個長的神似莎拉波娃的7歲小女孩,復學第一天就因為自己的雞婆而和校長槓上。
小女孩常到沼澤邊回憶亡父,即使她不認為她的父親已經死了,
而她十分以她的父親為榮,所以她也選擇成為和她父親一樣擇善固執的人。
而正好校長是個極端保守也頑固的人,這小女孩是她認為最麻煩的燙手山竽,
所以這一老一小就開始了一段非常幼稚的冷戰。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傷痛與苦衷,要如何讓彼此放下成見,勇敢的表達出真正的心思,端看誰有勇氣先開口,說出那句話…。 」
這是DVD盒底的劇情簡介最後一句話,不過整部電影沒有出現一句包含有「我很想你」集合的對話。
雖然看完之後也知道是哪句話了,但是今天又發現了另外一層有關「我很想你」這四句話的意義。

如果你思念的對象是一個已經無法給予你回應的人,
那麼,當你誠實的說出「我很想你」的時候,眼淚是會決堤的。

--

11月3號剛剛過去,該不會只有我一個人記得這個日子吧?

考大學的那一年,星期六的下午坐在補習班裡面,剛開始上課不久,班導師就把我叫了出去。
我從教室的最前面第二排,經過後面百來個學生,到辦公室裡面接了媽媽打來的電話。
媽媽聲音是失控的,講了哪幾個字我還記得一清二楚。
趕快回到教室拿了背包上了捷運。
台北車站到北投只需20分鐘左右,但是我這次的目的地是關渡,遠了很多。
一個人站在沒有位子坐的捷運上,出乎意料的冷靜,心裡一點感覺都沒有,
因為知道自己即將面對的是什麼,其實已經做了至少5年以上的心理準備了。
早就從你開始"遺忘"我們的那一刻起,我就覺得在我的世界裡,你已經死了。

剛到醫院,就因為是最後一個到的,而被姊姊狠狠的罵了。
「這麼慢!」語氣凶狠,眼眶濕紅。
這種情況下根本不想辯解也根本無力辯解。
安安分分的念了好久的經,他們說死後的九小時,是往生者最敏感的時候,
任何的碰觸都會令他疼痛不已,所以要幫往生者念經積福報,減輕痛苦。
途中有幾滴眼淚,但沒有哭。

直到殯儀館要冷凍遺體的時候,大家一股腦兒的喊叫,
真是受不了,眼前整個都看不清楚了。

回程坐在車上好像還看到小S開著她之前那台吉普車,像馬的那部。

那天回家已經深夜了,我們一家四口吃著清粥小菜,爸爸說我似乎都沒有哭?
好像極富讚賞的意味,但我覺得這是污辱了我,馬上回答說"有"。
媽媽說她有看到,好像幫我辯白一樣。
連在公眾場合大哭都會有人沒看到,我真的是低調的非常成功,大概不是每個人都能看的到的奇景吧?
到你下葬前(正確一點是火化)的儀式相當繁複,雖然覺得很累很辛苦,但一點都不會排斥去完成它。

媽媽跟姊姊都說爾偶會想起你,想起你還會想哭,不過我幾乎很少想起你了。
這幾年也只夢見你一次。
真的是狠心,竟然覺得你早就死在我心裡頭了。

因為記性不好,是不留下點什麼就會把回憶全部忘光的那種人,(記憶拼圖裡的主角?)
所以失去回想那些愉快過去的動機,你漸漸變的模糊了。

你真得是個很好的人,大家都懷念你,你不在之後大家都變的亂糟糟,有種分崩離析的感覺,我也是。
最近又因為討厭自己而覺得日子變的更艱苦了,
覺得自己天生所擁有的惡劣猥瑣性格,一定是因為你不在而益發擴張了。
如果還可以從我身上看到什麼美好的話,那一定都是你留下的,我始終這麼覺得。
沒有你,我就會墮落,所以現在,整個人扭曲到不行,無法感受快樂。
雖然會笑,但那是學習而來的;雖然也是會有開心的時刻,但只不過是手電筒爾偶掃過黑暗的心靈罷了。
如果你還健康陪在我身旁的話,或許現在的我就不會是這個德性了,會有更多的善與好,眼睛裡也不會全是絕望,你會帶給我轉機。

11月3日剛過,燒了點東西給你,希望你在天堂過的很好。
我在這裡一切都很好,一樣瘦不下來,個性跟以前一樣沒長大,快要期中考了,保佑我。

我現在覺得非常想你,很想直接到你身邊去,妄想得到和小時候一樣的擁抱。
我很想你。

創作者介紹

俗女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a
  • 妳沒有忘記,<br />
    只是不常記得;<br />
    妳沒有失去,<br />
    只是忘了複習<br />
    <br />
    luv sis
  • 魯
  • 我看了都哭了
  • chaospo
  • 天哪 也太古老的一篇文章了吧<br />
    我都快不認識寫這篇文章的人了<br />
    原來還有這麼感性的時候啊<br />
    以前似乎真的有在朝文藝少女的目標前進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