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來這兩張票都不是我自己買的,所以能夠參與這次金馬影展還真是多虧了幾位好朋友。

第一張來的突然的票,下午兩點55分的《在雙眼的縫隙之間》,因為洪印卡實驗室突然有事,才用賤價把票讓給了我。不過本來也沒有看這部電影的打算,甚至連劇情簡介都沒注意就把票接收下來了。若是平常,不看劇情簡介或許是個高明的手法,這樣不會對電影有先入為主的看法,在觀影過程中不一定也能得到意料之外的趣味,進而發現影片中不被修飾的迷人之處。

不過對於這部片,還真是完全性的失策,雖然說看了劇情簡介也是對於看懂這部電影完全沒有幫助的啊!總之,兩種方法都不會幫這部電影加分。老實說,我在短短88分鐘的電影裡,曾幾度陷入潛意識的昏迷狀態,因為這部電影實在太...,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後來看到批踢踢電影板有人在談這部電影,評價似乎都是一面倒的差,甚至有人給了一星的低分,虧它還是什麼波蘭電影獎的大贏家。就像板上有人說到,電影結構很鬆散,導演讓電影內劇情若無其事的發展下去,好像觀眾也已經和電影中人物很熟那樣,突如其來的開始,省去類型電影中對於故事背景、角色、情節等等的傳統敘述。或許錯在我看電影的經驗不夠,無法用多元的眼睛去看這部電影;也可能是因為波蘭的歷史以及這個國家都令台灣人太過陌生,所以完全對於那個地方的人事物一頭霧水。

不過結局倒是滿讓人喜歡的。最後終於了解這片名的意思,是說一種永恆吧,存在在自己心中那樣。本片導演因為肺炎而無法來台,卻寫了一段文字在開演前翻譯成中文讀出來,他說這部電影是獻給他七歲的女兒,她很聰明,我無法正確的回答她每件事,因此,我把一部分的答案擁影像表達出來。但是看完後,不禁想,最後那半小時應該是全部的答案,那前面鋪陳的一小時是...,他女兒看的開心嗎?導演你這樣做對嗎!?整部電影的步調頗慢,又不知道重點,角色間的關係更是讓人猜錯,只是影片中不時有些荒唐的劇情,還滿妙的,雖然感受不出導演立意為何。

看完電影衝去京華城換卡有來店禮,非常累,然後自己一個人在Food Court待到七點,一定超怪的吧我,一面還猛看著當天要還的少女漫畫 orz

七點四十,還好接駁車時間點算的準。電影將開始,約根萊斯很有風度的先和觀眾致意,很挺拔的北歐紳士呢。《五道電影難題》是部很有趣的紀錄片吧,紀錄著可憐老邁的約根如何被撒旦-拉斯馮提爾大整特整的故事。這個丹麥鬼才竟對前輩毫不客氣的給予最冷漠的打擊,一下叫人家東奔西跑,從南半球跑道北半球,西半球飛去東半球,又是要人家當主角,又是要改成一部很爛的卡通,最狠毒的莫過於叫約根掛名導演,卻只讓人家為拉斯馮自己拍攝的影像加上口白而已,而口白還是拉斯馮自己寫的哩,那是一封拉斯馮提爾偽造的「約根萊斯寫給拉斯馮提爾的信」,這小子未免太目中無人了吧!!正當我們覺得這人太過猖狂之時,我們從約根的口白(拉斯馮的文字)中看出丹麥鬼才對老前輩的用心,也看出他自己所暴露出來的弱點。怎麼可能呢?拉斯馮提爾不是一向最狠毒的嗎?他不是全知的嗎?他不是總是自信滿滿的嗎?但是我們從他的信中看出了他對自己的剖析,藉由最後一道難題來對約根以及觀眾做說明,一面給予前輩啟發,一面在觀眾面前懺悔。

就是這麼厲害的人呐!!不斷讓我越來越愛他了啊!!

映後有導演問答,都不是什麼好問題,也差不多忘光了。「完美的人類都不完美」,就是他當年拍完美人類的動機,反正是部怪片,沒有劇情架構的實驗電影。雖然座談沒什麼重大啟發,但是可看出約根這個老孩子的風趣和可愛之處呢!「自己做完卡通之後,有比較喜歡卡通了」。

最後離場的時候,哇哩~大好機會就在我面前,馬上跟他握了手,開心的不得了啊!(如果今天是握到lars von trier應該會當場噴淚吧)很紳士的跟我說了Bye-bye,態度穩重,一點都不像電影裡面那樣驚慌啊XD

呃...他有提到拍攝完美人類時,是想讓人類抽離環境以及社會,表現出最底層的自己,很像道家說的外天地的說法,剝去表層留下虛無。只不過,約根認為那樣也無法讓人類完美。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