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太過小心翼翼,
連自己都看不過去。

「我對你這種行為感到厭煩,你讓我很累。」

意識在跟我抗議。

「你為什麼要這樣讓我開始討厭你了呢?」

如果可以不用這樣的話,我也想啊!
我偷偷說,他聽的一清二楚。

但無論如何,
我們終將相愛,渡過一段愉快時光;接著彼此怨恨,卻無法因此分離。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