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五日晚上九點,站在榮總的懷遠堂外,為了外公的頭七。
懷遠堂在山坡上,還能清楚的看見小時候常常呆在那耗時間的小公園,幾乎和公園連在一起的外公家也是看的一清二楚。

外公家很小(雖然習慣稱它為石牌婆婆家,但是這次外公是主角。),因此小時候還堪稱過動時期的我,常常和姊姊、表兄弟一起在那公園裡消磨時間。從後門走出去後就馬上可以到達的一個小小遊樂園。
比較小一點的時候,玩玩溜滑梯之外最喜歡用大型地球儀玩飛機、輪船、坦克。長大一點會玩盜寶,小學以後就開始PK躲避球,有時候只是我和表弟兩個人之間的暴力傳接球(都希望把對方砸死),每逢過年,鞭炮也都是在那個公園裡面放的。
可是這麼一個公園,每到晚上,就變成每個孩子的禁區了。因為遊樂園的出入口雖然與外公家相望,但是遊樂園的另一端就是常常辦喪事的懷遠堂。小時候什麼都不知道,可能還叫過它殯儀館吧!一到晚上,鄉下地方燈光相當微弱,幾個鄰近懷遠堂的遊樂設施看起來都陰森恐怖,彷彿從黑暗中出現什麼都有可能。可能是孤單的老榮民下坡來找陪葬的孫子,戀童癖的變態來找童男童女,總之小時候的心裡頭都覺得「那些東西」一定都不懷好意。

可是長大以後,竟然自己就到了現場,發現現代化的殯葬儀式都很典雅高貴,那天還一邊參觀不認識的往生者的靈堂,一邊覺得做成愛心型的玫瑰花圈真可愛。完全顛覆林正英演的那些鬼片的形象,看到往生者也不覺得他會突然變成殭屍什麼的。
然後跟著師姐們的誦經,不停的雙手合十,膜拜、跪下這些儀式,一面覺得自己也正經過「某些」儀式。
就像那些成長小說中的儀式,經過一些不幸事件的主人翁,經過和世界不斷妥協,接受了現實生活中的殘酷。就像《魔幻玩具舖》中的梅勒妮,透過身體的成熟,性的覺醒來脫離幸福的童年生活,對我來說,或許擺脫小時候的恐懼,走上懷遠堂這個儀式,是叫我不能再像孩子一樣任性的徵兆吧。

人生的真實面貌已經出現了。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