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百年的搬遷,
旅人漸從動物演化成植物,
則不論那是否為進化或是退化,
緊踏土地的雙腳從未曾有過離開的念頭,
礦石變成風沙,有天會被侍者從廚房裡端出,
而我們把它當成莎拉啦。

訓練有素的人員問「你要千島還是凱薩?」,
千島是被撕裂的島嶼,
有著核融合的味道。
凱薩則思古幽情,
帶著一陣旋風式的鼓勵。

而我們不明究理,
大口吸吮著還有空間說「yami!yami!」。
那餐前菜比寶寶的蘋果泥還要濃稠,
成人們食用的時候像寶寶一樣會哭。
菜單由大廚精心設計符合健康主義,
吃下幫助腸胃蠕動絕沒有便秘問題。
惟獨大廚一個比一個瘦,
像皇帝一樣雖然徒子徒孫眾多,
但也像皇帝一樣早死,
始終找不出合適的接班人,
那些學徒們都猜不透鎂鈉鈣鉀的分別。

廚師漸漸稀少了,
像老人們的鬢角一樣,
賴活也不光鮮了。
而我們總還以為有吃不完的食物,
迷信的認為未經大廚處理過的原料更是美味。

再說,人們都因為口臭而不接吻了。















記:本來的題目不是想寫這個的.......自由聯想真厲害.......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