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我們漸漸被一種叫做禮節的東西制約
愣愣的等待別人的侵略
仔細的聽仔細等待和眾人一起發笑的時機
勉強的使用臉頰的笑肌
成為金銀堆砌出來的機器

什麼時候不再去使人聽見自己的聲音
或許她們從來不聽
花了多少時間擺盪在不想要的未來裡
還有多少實話可信
我不確定猜測是否已經成為人們交往的武器
在人與人的縫隙裡埋下敗因
我們在虛擬中交換血液
哪一天以靈魂賤賣愛情
要忽略直覺挑起的情緒
重組文字符號曲解訊息

千年時間馴化自己
早已沒有理由還擊
扮演被害者不算罪行
就等待最危險的武器

創作者介紹

俗女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