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犯了一個全天下的白目都會犯的錯。


滿腔的毒液不只污染了自己還害了幾村的罹難百姓。


你說,政府怎麼處理戴奧辛?
你說,國家怎麼整頓蘭嶼?


曾經的美麗在地圖上看不出變化卻已漸漸傾頹。
傾頹,我傾你頹。


你玩著你的遊戲我也無法參與,
挨的痛了就是大脚一踢標語一舉,
呼喊著還我曾經又已經灰心不再多此一舉。


在不想繼續破壞的瞬間又加速瓦解,
終於不得不主權獨立,


最後沒人再認得舊社會的美了,
風沙之後的神殿只供貪圖視覺上的一種饗宴,
誰還記得燒殺擄掠國泰民安呢?
也就沒人再想回歸。


其實沒有誰是不懂得想念的,
只是到最後被時間磨累了,
動作也就遲鈍起來了,
心臟也不想再跳動了,
誰說呼吸不說謊?
人是全身上下都可以作戲的地方。


有毒物,廢棄物,一格拍壞的film,跳針的碟,
我還不想走到這一步,
卻已經有誰為我鋪好路。

我希望我的人生可以rewind。








創作者介紹

俗女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weetfun
  • 果然有中文系低味道<br />
    好有深度.有點咬文嚼字低感覺<br />
    很有你低調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