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與骨》真是一部不適合在週末闔家觀賞的片子。除了片長144分鐘讓人坐立不安外,內容把社會中極真實的扭曲面都血淋淋的刻劃出來。

這部片是日本導演崔洋一的新作,要不是他的前作是大名鼎鼎的《再見了,可魯》,我大概會把他跟韓國的金基德誤認成同一人。不過兩人的風味還是有所不同的,金基德的電影呈現多半有些魔幻寫實,雖然設定在現代的社會中,但是詭譎的的情節和顛覆倫常的人格設定,就像是導演個人腦海中的虛擬世界,真實度是不太明顯的。但這部時代歷經60年的《血與骨》,就像是金基德創作出來的Bad Guy(只愛陌生人)走進了侯孝賢寫實的《悲情城市》裡。


片頭是一艘載滿了韓國移民的船,1923年,這些人來到日本大阪,開始了他們夢想中的「新生活」。而船上一位英氣勃發的少年,看著遠方的大陸,露出了充滿壯志的微笑,這大概是全片最燦爛的一幕了,接下來的故事,都彷彿是在地獄裡打滾那樣不堪。下一個鏡頭,年輕人已經長大,由北野武演出,他穿著一身白色西裝回到家裡,冷酷的叫醒熟睡中的妻子,毆打並強暴了她。這場強暴戲拍的十分真實,而且毫不灌水,一開始就給觀眾視覺和感受上的震撼。

北野武的角色就是一個人世間的怪物,他沒有任何感情,從不露出弱點,在任何搏鬥中都是勝者。在家,他欺凌子女、虐待妻子;在工廠,他壓榨下屬;放高利貸時,就算把對方逼死也想討回自己的本利;戰爭徵召時,他第一個溜走。電影是以他的兒子為第一人稱,娓娓道來這家庭60年來的興衰始末。在這個安排下,我們看到的北野武的確就是一個沒有人性的野獸,電影不著墨他的內心世界,反而讓這部電影更有一股寒意,只要他一出現,必定充滿了暴力以及不美好的性。

繼承了父母不祥的血與骨,這個家庭最後的下場就是崩落。片中違背倫常的結合,正好與馬奎斯的《百年孤寂》對照。主人公雖然從小鄙棄這個不配稱作父親的男人,但是長大後卻也不知不覺重蹈覆轍,因為自己的不負責任間接逼死了感情很好的姊姊。這部片的男性角色都是擁有醜陋性格的人(除北野武的弟弟),女性角色就是不停的容忍及承受這些男人的欺壓,身體和思想都無法自主。除了鈴木京香飾演的正室,後來因年老色衰無法再生育子女而被打入冷宮,丈夫正大光明的租下對面的屋子和情婦同居,她才開始經營食堂。也許這就是傳統亞洲婦女的悲哀,不過也相映出了這些男子們的可鄙。

電影中牽涉到許多那時日本和韓國的國族心態,但卻沒有解釋很多,只是隱隱約約的帶出這個背景,畢竟故事的要角是活在一個法外國度、一個他自己創造出的無政府社群中的暴君。

北野武真是個可怕的老頭,他的長相以及整個人散發出的演員氣質,總是讓我覺得他跟大陸的葛優是同一種人,一個沒有模樣的演員。因為一般來說,不論是商業片還是獨立製片、主角或是配角,都得具備一種長相上的先天優勢,也不是一定要美麗或帥氣,但是基本都要能在螢幕上發亮。可是這兩個中年男子呢,卻都給我一種路人的感覺,但卻演什麼是什麼,擁有相當可怕的演技。



額外推薦《白色夾竹桃》,母女版的天倫不樂,不過相較於《血與骨》,這真的是小兒科了。






創作者介紹

俗女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