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3829933.jpg  
雖然距離我的摔車已經過了一個月的光景,但看著慘不忍睹的傷疤還是會悲從中來。

 

記得那天風和日麗,所以和姊姊決定先上個健身房來活動活動筋骨,再游個泳雕塑體態。
一如往常,我坐上姊姊的摩托車朝著北投會館前進。


(北投會館是隸屬於捷運底下的一個單位,
設在捷運的北投機場附近,
是個專門提供捷運員工進修或是休閒的一個場所,
不過也開放給附近的老百姓使用。)


靠近復興岡站的北投會館旁有一條筆直又車少的道路,
感覺上是個讓新手練車的好地點,
(事實上我也在這條路上騎過一次車,不過全程維持40~50km間的低速)
所以一到路口,姊姊便停下來對我說︰「你要不要騎?」
本來相當排斥在台北市開車及騎車的我,也不知怎麼的心血來潮,
欣然地一口答應。
還是語氣很雀躍的「嗯」呢!
想不到這就是慘劇的開端......




騎上車,為了起步而多催了一點油,時速約在50~60km上下。
不過壞就壞在我好大喜功(用法好像怪怪的)的個性,
給我三分顏色就開起染房來的自信,
竟然覺得就這麼一路狂飆下去也「完全沒有問題」。


往常走那條路時姊姊騎車總是飛快,
我們都會趁四下無人時大唱周華健的成名曲「追逐風、追逐太陽,在人生的大道上~」
那天我好像也得意的唱了幾句。


因為是條筆直而無車的道路,所以我一直都沒有要減速的意思。
途中瞄了一眼儀表板,確認了自己的時速,
然後在唯一的路口前稍稍減了速,過了路口後我又開始狂妄的加速
加速、加速、speed up,
突然間才發覺這條路也並非完全的筆直啊!
一個左轉彎就這樣活生生的進入我的視線。
雖然不像髮夾彎難度那麼高,
但也可以算是個衣架彎。


大概是小時候電動玩太多的關係,
我竟然覺得自己可以壓車過彎
但是等到要實際用手扭龍頭的時候,
才發現摩托車的龍頭跟腳踏車的感覺是不一樣的......
「這樣的速度加上急轉彎絕對會翻車!」
我心裡OS的同時也朝著路邊的人行道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一瞬間身體也停止了作用,什麼放油門、按煞車的動作全都忘的一乾二淨。
(最無法一心二用了,加速是手、減速也用手,根本很難反應嘛!)


聽到背後的姊姊叫了一聲我的全名「趙宜芃!」
心裡又響起一句OS「完蛋」,把全身繃緊做好迫降的準備。


車子直接撞上人行道後反彈到道路中央,我被反作用力往前甩了出去,
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後,(很像Circus Action的頭頂攝影機拍出來的畫面)
整個人以肉身在人行道上翻滾滑行,腦袋還往地上砸了一下,
但是在我短暫不到一秒的滑行期間,
我看到一個奇特的景色
"我姊在空中飛"。
背景是藍天,我姊背光的身影就這樣從我的視線的左緣飛入,然後到右邊飛出。


那景象真的很好笑,就像在看周星馳的電影,被打掛的小嘍囉橫越天際的模樣。
後來只要一想到這副畫面就會讓我們兩人大笑不止。
人的心理防衛機制真的很怪,遇到越恐怖的事反而越HIGH。


摔完後,我爬起來,姊姊也馬上問我有沒有怎樣,我看一下摔到的地方,
膝蓋白白灰灰的,感覺像是拋光後的肌膚沾上一點灰塵而已,
用手去摸好像也沒什麼感覺(結果是個掉了塊肉的傷口),
我說沒事沒事,但是不知道為何雙腿一直在發抖、抽搐。
我問「那現在咧?」
「當然先回家啊!不然還能怎樣。」姊姊說

 
坐上機車,結果各處白白的皮膚都開始滲血了,還是先去醫院吧,
但是我的視線卻越來越花,像颱風天裡電視的雜訊,
接著,眼前越來越亮,
看到的東西有種fade-out的效果,變成白矓矓的一片,
就這樣跌跪在診所的門口。
護士小姐很不體貼也不來幫忙,
還是靠著自己的意志力和姊姊的攙扶才走近診所。

 
為了運動所以穿的很輕便,所以受傷的地方就更多更慘了。
姊姊的傷勢還好,只擦傷屁股和膝蓋,不然我可就要自責到死,
但是哭的人卻是她。(有沒有高矬~廣東腔)
後來發覺那眼淚好像有那麼一丁點成分是因為我,
小小的感受到了一點姊妹愛。


我就慘了,多處傷口就算了,右膝蓋一個大口子讓我兩個禮拜行動不便,
除了躺外只能坐,差點搞出個痔瘡來。
無時無刻都要伸直雙腿,完全無法彎曲,
連坐馬桶都要先量好距離再一口氣倒下去;
平時簡單的動作也都做不出來,例如︰腳幫腳脫鞋、摳腳等。
加上身體很僵硬,突然間我和我的腳底有種咫呎天涯的感覺,
天底下最遙遠的距離就是我想擦腳卻碰不到它啊!


如今回想起那最惡劣的頭兩個禮拜,
幾乎天天去換藥,每換一次就要感受一次藥水、外物對裸肉的刺激,上下車也是一種酷刑;
幾乎天天不能動,膝蓋一彎就有種崩裂的感覺,就連接觸到紗布都會痛;
幾乎天天很無聊,勉強走出去借了一兩次漫畫和片子,結果發現社區的老伯走的比我還快;
幾乎天天臭酸味,其實也沒那麼嚴重,因為我擦澡擦的還頗認真,一開始甚至要花到一小時呢!(極力澄清)只是夏天無法暢快淋浴真的是很悶。
幾乎天天睡不好,理由也是兩個膝蓋傷,無法隨意翻身都快得褥瘡了吧。


不過想來也命大,要不是當天後面沒有車子跟,要不是左轉彎而是右彎衝入逆向車道,
要不是有戴安全帽......
唉唷,還好只是皮肉傷,都不敢想了。


除了膝蓋新生的皮硬的跟犀牛皮一樣,顏色像烤熟了一樣焦黑透紅,碰到還是會痛,
蹲下仍有困難之外,(吼!這點出門在外使用公廁很麻煩耶,不禁覺得當男人真好)
我應該沒什麼好抱怨了吧~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印卡
  • 雖然很不禮貌<br />
    <br />
    但是也太好笑了orz 你跟你姐的下妻物語(我所能想像到誇張有喜感的摔<br />
    車電影畫面)
  • chaospo
  • 囧rz<br />
    我也好想看下妻物語噢!<br />
    難道我是深田恭子?<br />
  • icery
  • 我笑到整個喘不過氣...
  • nana
  • 趙宜芃妳真是個悲劇英雄<br />
    每次身體發生事故的過程都太好笑了吧 ~"~<br />
    還有對準馬桶倒下來...<br />
    讓我在辦公室快笑岔氣了<br />
    不過初學就這麼沾沾之喜也太是個危險個性了吧<br />
    等妳傷口好去台北探望妳 /~<br />
    (打完突然發現傷口好了幹嘛探望 不過妳現在也不想見人吧 啊哈)
  • chaospo
  • 吼 大家都很沒良心耶<br />
    我這一篇根本沒有要搞笑的意思啊其實 orz<br />
    <br />
    了解到自己有多笨之後就再也不想騎車了<br />
    不是有句諺語怎麼講來著...<br />
    什麼歷史上害國家滅亡的都不是壞人而是笨人<br />
    <br />
    我的傷口都好了耶<br />
    只是仍在淤青中<br />
    最後那個啊哈很不像你的語氣耶<br />
    感覺真欠揍 一一*<br />
  • 我也覺得好下妻<br />
    但是我一點都不覺得很好笑<br />
    連看下妻的時候我也覺得狠心揪<br />
    我好羨慕你跟你姐 真的<br />
    縱使你有時候自怨自艾你爸媽怎樣怎樣<br />
    但是阿 看到這樣 覺得有你姐就夠了......<br />
    而我咧......
  • Aping
  • 上面那篇是我忘了署名<br />
    順便說一下 080除巴的很有效<br />
    還有一些藥房通路淡班好像都很有效<br />
    不過應該都很貴就是了
  • chaospo
  • 怎麼大家都看過下妻物語了啊!?<br />
    我也要趕快去租dvd!<br />
    <br />
    雖然跟姊姊感情的確不錯<br />
    但她機車起來的程度比我媽還要惡毒跟自我中心(我也是彼此彼此XD)<br />
    每每令我傻眼<br />
    要不是我尊敬他的話早鬧翻了<br />
    大概從小被她欺負成習慣<br />
    (根本就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br />
    唉...其實我也知道我是在自怨自艾<br />
    大概對家庭存有太美好的幻想<br />
    <br />
    我有買陳魔魔推薦的那個永久蘆薈蜂膠<br />
    好像有點效<br />
    只是太過濃郁不知道除了淡疤之外還能用來幹麻 @@<br />
  • aping
  • 這樣想想我對我第好像也是這樣<br />
    可是他還是蠻捧我的場<br />
    這就是所謂的兄弟姊妹嗎 XD<br />
    (不過我不會對他很差阿 只是愛兔曹 也許你姐也是降吧)<br />
    <br />
    蘆薈對皮膚也不錯<br />
    洗完臉保養一下看看<br />
    聽說也可以消痘痘
  • chaospo
  • 其實我跟我姊的機車程度好像是互相互相<br />
    兔曹聽起來就是感情很好的樣子<br />
    我們姊妹內鬥的話可不是只有兔曹而已啊....<br />
    已經是會暗罵髒話然後冷戰的那種了 一一<br />
    <br />
    不過我覺得你弟是真的尊敬你耶<br />
    不是我這種奇怪的尊敬喔<br />
    畢竟會叫你姊姊然後縫包包給你<br />
    <br />
    永久蘆薈膠滿不錯的<br />
    我也有在用<br />
    問題是蘆薈蜂膠膏有點太過濃郁<br />
    冬天拿來擦腳好像還差不多 /~\<br />
    <br />
    <br />
    <br />
    <br />
  • Aping
  • 埃唷 我弟也不是特地縫包包給我阿<br />
    那只是家政課的作業 反正他自己也不可能用<br />
    至於稱呼 我覺得是每個家庭的習慣問題<br />
    像我叫我媽也是叫馬麻<br />
    (有外人在的時候就會忽然意識這樣好像很噁心)<br />
    <br />
    基本上我覺得我和我弟也是互相兔曹<br />
    (看我網誌那篇就瞭了吧)<br />
    感覺真正感情好的是像消明秀或張笙歌那種
  • lifepoem
  • 這個車禍被你寫起來<br />
    真的很像喜劇耶<br />
    哈哈~對不起啦<br />
    我實在不應該興災樂禍的<br />
    但還是忍不住<br />
    希望你能早日康復喔
  • chaospo
  • 原來這篇真的這麼好笑 orz<br />
    <br />
    我的喜劇能力又上一層樓了<br />
    看來是每逢意外就會增加經驗值吧<br />
    搞笑的經驗值<br />
    <br />
    不過像這樣帶給大家歡笑我也頗感欣慰的啦 <br />
    只要下次的傷別太over就好了<br />
    (真不知道該加入成家班還是去拜拜)<br />
    <br />
    <br />
    <br />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