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禮拜去口試的時候被問到一個問題:你對政治有興趣嗎?
照這個考試的邏輯來說,我應該要說有,但我卻誠實的對那個男人說:不,我一點也不喜歡。
話一說完,考官似乎有種被冒犯到的感覺,而我也對剛才自己誠實的表現傻了眼。
為了化解結凍的空氣,我只好補充:我只是對政治感到有點失望。
但是語畢才後悔,因為氣氛變得更僵了。


不知道是我本身的問題還是怎樣,發現相較於其他國家,
台灣年輕人對於政治的參與度和關心度似乎都偏低,
或許台灣的政治真的令人噁心,
或許我受不了對無法改變的事情發脾氣。


上禮拜的圍城之夜,正好趁著熱度最高的時候從台北車站逃掉了,(真是好險)
走在路上,看見的幾乎都是紅衣人,聽見的是中氣十足的廣播,
突然佩服起這些走上街頭的民眾。
套一句Grey's Anatomy裡面的台詞,"They are doers."
明明我也不認同貪腐、我也怨恨推卸責任的官腔、我也討厭他做錯事卻一臉受害者的假樣,
明明我和那些人有一樣的訴求、一樣的想法,
但為什麼自己沒辦法憤怒起來,沒辦法讓自己和這社會有關。


即使是無謂的行為,就算做了也無法達成目標,
可能還會有越來越多尷尬的場面,
這種努力似乎可以說是唱歌給聾子聽;讓瞎子看畢卡索;給死人的五子哭墓,但是怎麼說,我們也只能透過這種無謂的行為來表達自己的不滿。


趕快許我們一個公投吧!如果真的有民主存在的話,
這是我們未來50年所要倚賴的政府和社會啊。


極度不爽。
我們在學校裡曾抱怨誰拿了錢不做事、誰佔了毛坑不拉屎、誰規避責任、誰愛說謊,
現在則是國家的老闆犯了這些錯,
難道不應該加倍生氣嗎?
事情越鬧我就越不爽。
要說公務員個個都貪污,我姑且相信並原諒你只是被壞朋友影響誤入歧途,
(不過你老大帶頭這麼做,是不是允許底下的草民當拷貝喵啊?況且我並不相信台灣每個公務員都貪得無饜)
但事後看到的都是老闆在裝傻、講風涼話、企圖搞分化,
根本就是灰姑娘的後母嘛!
現在已經不是黃綠紅的問題了,
而是你希不希望仙度瑞拉得到幸福;
假腥腥又一肚子壞水的後母得到應有的制裁;
還有你到底生不生氣。




不夠憤怒的我,應該要穿的是灰衣。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icery
  • 寫太好了!
  • Kennnnnnnnnn
  • bravo!
  • nana
  • 碰鼻硬起來~<br />
    (話說圍城那天我也在台北車站那附近,不過是去台大醫院給我爸探<br />
    病...)
  • Aping
  • 我也有很深的震撼<br />
    因為我爸那個溫吞懦弱的男人竟然去了圍城<br />
    我反省了很多天<br />
    只會打嘴砲的草莓大學生<br />
    只會嫌棄嘴上愛唸<br />
    真正需要行動的時候卻都是龜縮在後面的那一個
  • 沒錯沒錯<br />
    他實在太過分了<br />
    現在應該不分藍綠 只問黑白
  • 魯
  • 上面那個是我
  • chaospo
  • 不用想也知道是你~
  • kennnnnnnnnn
  • 笑死我了,這麼中立的言詞真的也只有魯家恩
  • icery
  • 勞定兩個跟魯家恩都太有默契了吧...<br />
    (本來還偷偷想會不會是寶姨)
  • Aping
  • 其實我覺得他說的很中肯耶<br />
    只是一看到署名就覺得不中肯了
  • Aping
  • 我還有一個疑問:<br />
    你的回答真的有那麼長嗎?<br />
    感覺好文鄒鄒喔~
  • chaospo
  • 因為是從英文翻譯過來的 ~\<br />
    一場惡夢的英文口試<br />
    以後絕對不要跟我提有關什麼diplomat之類的單字<br />
    我會崩潰
  • icery
  • 最後一句我會崩潰實在太好笑了XD
  • chaospo
  • 崩潰了喇喇喇喇喇喇喇喇.....(掉進無底深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