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_assassin_poster_3-620x833  

老實說,在進電影院前我心情是忐忑的,就像赴考場準備參加聯考的學生,有一種「別人都念了但我沒念完」的焦慮。因為出題的人是侯導啊,那個不曉得讓我失敗了幾次的侯導,要是這次還是無法通過大師考驗的話,那我是不是該從影迷初級班輟學了逆?


結局是,我這次是擔心得稍微多了,雖然侯導出手仍舊是常人不可僭越的高度,但此次的給分機制則是相當親人了。是的,雖然這不是一部拍來討好觀眾的電影,但是它也不是一部刻意疏離觀眾的電影,《聶隱娘》是一部集文化大成,不論甚麼角度都讓人覺得「好好」看的電影作品,只要你找到了自己喜歡的角度。

電影,從來都不是只有單一的看法。我很喜歡這次導演所出的題目,題目簡單明白,但每個人都可以寫出充滿個人經驗的各種答案。

如果《東成西就》中歐陽鋒追女孩子靠的是眼神(而不是嘴唇),那麼讓聶隱娘在殺與不殺間遊移的,就是她自己的視線了。

nhiep-an-nuong-the-assassin-2  

電影開頭,聶隱娘執行暗殺任務時手起刀落,沒有一絲猶豫,被塑造成彷彿殺手47一般,從生下來就被奪去情感與良知的殺人機器。但接下來問題來了,當殺手關注自己的目標太久時,便會看到對方身為人類的各種面向,殘暴的君王可能是名慈愛的父親;蠻橫的霸主可能是位熱情的愛人;奪人所愛的小妾亦可能是所有人當中最具悲天憫人情懷的聖母角色。刺客雖早被教導成去個人化的致命武器,但她的人格島卻悄悄開始起了功能...。

電影中,我們時常透過雲、霧,甚至布幔等等干擾(干擾但唯美)去觀看劇情的發展,當然某些時刻也代表了這是藏身於暗處的隱娘的視角,我們看到的他者總是零零落落、缺缺角角,而要怎麼去解釋外在世界,靠的即是自己的經驗、想像與感性。從黑白到彩色、從靜默到有聲、從受控到遠走,我相信這是隱娘內在的結一關一關地在打開,一步一步地更接近自我。侯導往常給我的距離感套入這唐傳奇,竟如此契合,而透過他者(田季安)道出自己與隱娘的故事,也是讓主角轉暗為明,一個有趣的立場反轉。這過程處理的是人倫,到最後卻鍊成了俠義,真是不可思議。  

角色彼此的牽引很無形、很幽微,不是用甚麼作為和行動來開啟事件和建立關係,而是用想像和不作為讓角色們更緊密,像是寵妾的同情、刺客的不殺、嘉信公主的不鳴和道姑公主的不解釋。其實刺客一直在外圍在看,對於自己在看的人,是否也都是來自自己的想像才產生了所謂的情。一但交深了,是否最終都還是免不了走向決裂,重新開始?就如同那對玉玦,信物的價值僅僅在持有者雙方都有共識的情況下才成立,隱娘終於放下了玉玦,也是放下了自己還緊抓著的,對於重回過去美好的渴望。

 

1440923617-3081959005  

雖然差一點被謝欣穎的腔調給弄得出戲,但她接下來一句簡單的台詞卻提升了這個角色的重要性,這重要性甚至讓整個劇情瞬間找到重點,這是一部女性電影啊!尤其最後的雲啊霧啊,讓我覺得這根本是穿著滿城盡帶黃金甲衣的星光雲寂。女性不能主宰自己的生,但可以決定他人的死以求自己的生,朝廷和藩鎮的關係大致上就那樣了(網路上已有很多帶入兩岸關係的精彩影評),討厭政治的零和遊戲,但女人間的心計權謀則是百轉千回啊。

 

b3-3  

最後如果你還是想問個俗氣又實際的問題,「坎城最佳導演的刺客聶隱娘到底好不好看?」
我會建議你,考試前請先睡它個3-5小時的覺,精神飽滿地應考,再來告訴我你的答案吧!

 

 

 

,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