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類登不了的山,但或許有我們伸長了手也無法觸及的真相。
這是我看完《聖母峰》,所感受到最強烈的後勁。


「因為山就在那裏。」 --英國登山家George Mallor,1924年與聖母峰長眠。

做為一部有漂亮卡司、高製作預算的災難大片,《聖母峰》電影平鋪直敘(或能說是避重就輕)的風格或許會收到許多重度影迷的諸多責難,但是退一步來看,做為一部「類紀實」影片,它的意義其實更像是一段中性的引言,激起觀眾對這樁事件的好奇心,讓人看完電影後還會忍不住狂找文獻資料去拼湊當時事件的來龍去脈。
然後你會發現,光看各家論述就覺得真實事件真的不是2小時電影能塞的精彩。即使如此,電影本身從戲劇角度來看雖然中規中矩,但1996年的「史上最嚴重山難」和「一直在哪裡」的世界最高峰,本身已相當有可看性。《聖母峰》片如其名,真的就是關於那山那事那峰  --人很渺小,角色亦如是,山才是這故事裡的老大。

從運動角度來看,《聖母峰》其實沒把登山的過程拍得緊張又刺激,這些花大錢去攻頂的人似乎都垂垂老矣也不怎麼熱血,團隊情誼更不是重點;從風景攝影來看,自從主角們入山後,欸,景色好像就沒有變過...;從人文關懷來看,電影好像也沒硬塞進甚麼國家地理頻道才會有的旁白,像是「雪巴人由於常年生活在高山地帶,是天生的登山嚮導....」。沒有,通通沒有,就是紐西蘭的「冒險顧問」隊和美國「山痴」隊以及很多其他被省略的國家代表隊,在1996年5月10日通通要攻頂聖母峰結果發生讓8人罹難(包括許多知名登山好手)震驚世界的山難史實。

雖然此起山難的罹難人數後來被2014年的坤布冰瀑雪崩(15死)和2015年尼泊爾大地震(18死)打破,但比起近兩年皆為猝不及防的自然因素所致的天災,1996年的山難似乎多少包含了一點人為因素在其中,這也是為什麼此事件後續能引起這麼多討論的原因之一。

激情的話要淡淡地說

人為處置失當方面的爭議,在這部電影裡面都被淡淡地交代過去了,如果未聞內情的人甚至可能感受不到整個山難事件在登山史上的重要性及特殊性。其實影像淡淡地交代了很多事情,但都沒有刻意去渲染成議題(不過20年累積下來的口水戰也夠多了)。像是主角Rob Hall 在基地營順手撿了地上幾個垃圾的畫面,後來我才發覺這是有意義的安排,看了網路上相關討論才知道原來是因為發展商業登山而在聖母峰上留下的大量垃圾(真是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導致尼泊爾政府後來甚至要設定垃圾規費,登山者需帶著8.5公斤的垃圾下山才能領回資源回收保證金4000鎂,而Rob和山痴隊領隊Scott也曾一起發起過淨山活動,諸如此類小小的--或者稱之為彩蛋吧,你不能說導演給了你一個沒有重點和人物刻畫的故事,而是他把每個事件都埋得很深,不加入個人(甚至是事件中生還者)的主觀想法,我想這是對亡者和生者最公允的紀錄了。

另外像是Die Hard 的 Beck 在盛怒下爆了旅行社的卦,攻一次頂竟要收費6萬5千元美元,以及 Rob 抱怨入山人數太多,且感慨有些人居然是到了基地營才學怎麼用冰爪等器材,實是暗示此悲劇可追根於當年各商業登山隊的過度競爭;冒險顧問的領隊在下山時對氧氣瓶未滿的判斷,亦可聯想到基地醫生解釋高山症所導致的譫妄;基地媽媽那句「該不會今年又沒有人成功攻頂吧」,還有 Rob 召回 Doug 二刷聖母峰的責任心,Doug 背負鄉親父老期待的得失心,也在明示這是導致兩人未遵守「兩點鐘原則」下山的主因。但導演真的沒有把這一切拍得很激昂。

此事件中也頗具爭議性的台灣隊,也在電影最後的攻頂時刻缺席了。而那場為了分配攻頂時間而開的行前協調會,在劇中更是沒有甚麼重要性和結論。
但這些心路歷程,究竟事實如何,沒有人知道,若導演和編劇為了增加戲劇張力而硬要把整齣悲劇兜出一個前因後果,想必就會令觀眾有了先入為主的想法。因此,就這樣淡淡的,也很好。

不過就算你對事件一無所知,我認為也不算太影響觀影樂趣,進戲院前先做功課甚麼的就不必了!(人生還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啊!譬如準時出門倒垃圾)只要記得「這是真實事件改編」就好。
(不過對登大山一無所知的我,還是很想知道他們在一整天的攻頂過程中是如何尿尿)


星光熠熠的魔幻大片

就算災難電影不太吸引你好了,但《聖母峰》有著近年來難得一見的華麗卡司,海報上一路唱名下來,都讓我都想在上面打個「贅沢」了!Keira Knightley 近期選的角色都滿有意思的,彷彿有意識在退下她先前很重的少女明星光環(和呵呵笑演技),《聖母峰》飾演守在家中的懷孕妻子,戲份不多卻至情至性,讓人留下深刻印象,漸漸地,我們在她身上找出令我們更喜愛這個演員的理由。Robin Wright 和 Michael Kelly 脫下《紙牌屋》正裝,將合作場域從白宮擴大到世界屋脊,也算是一個有趣看點(雖然兩人並未對到戲)。女醫生則是《紳士密令》中的蛇蠍美人 Elizabeth Debicki,從淘氣惡女演到氣質醫生,可塑性好高!而我因為心中始終介意女性且又是亞洲代表的難波康子死因,所以發現原來演員 Naoko Mori 是《火炬木》裡面的佐藤!完完全全認不出來,所以說,登世界第一高峰真的不是普通的操勞啊!

當然,最要緊的還是這三帥,不但會爬山,還很上相呢!

與事件有點關係的《戶外雜誌》專訪《聖母峰》演員及導演

當年生還者之一的 Jon Krakauer 就是《戶外雜誌》派去的寫手,也就是後來寫出《Into Thin Air》(中譯:聖母峰之死)的作者。


, , , , , , ,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