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燒肉店,冬季的火鍋店,台灣就是這種地方特別惹人討厭。

今天下班經過公園附近的薑母鴨店,10月還沒過完已人滿為患,而最外側的圓桌坐了7.8名年輕男女(其實也不年輕,大約是和我年紀相仿的30歲上下),喧鬧非常。

獨自一人冒雨經過,頭上頂著毛雨不打傘,手下則捏著麥當勞外賣紙袋,心想:這種圍桌吃飯盛況再也不會發生在我身上了吧。

是自己選擇了安靜的生活方式,或是怎麼樣的因素使然自己也說不上來,但是30歲的自己似乎對於和別人親近這件事情,已不特別嚮往。合,則來;不合,則去。人際關係的整理似乎越來越能用一種買空賣空的毅然決然放持,我只守好本分...如此就好,我不欠你,你不欠我。咱們保持安全距離。

還記得國中以前,開學時總會在新同學裡看上幾個特別想交的朋友,而最後也真的都如己所願變成知交。但這麼小的幸運,大概就在我認真發情後消失的無蹤無影,大抵如是,之後再也不想隨便嘗試這種精疲力竭去在意別人的感覺。

但也不能說完全不會憎恨用促狹眼光看待我這種行為的他人,但有時候這種被迫害的心態,反而更激勵人與世界為敵。

30歲啊,身旁的人都在擇偶,而我卻擇奇(ㄐㄧ)或是擇畸。

也不是我想要這麼涉世未深就看得這麼開,話說回來,這樣真的叫看開嗎?總是活在這種雙重的自我疑慮中,難怪印度人發明出了「零」,那才是最好的,我的立足點啊。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洪娜娜
  • 再也不想隨便嘗試這種精疲力竭去在意別人的感覺。
    我懂
  • 哭,你還在 ~\
    我也還在 ~\

    chaospo 於 2015/10/24 01: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