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宅男真藥命 Dope


「你問我為什麼想進哈佛…如果我是個白人,你還會問我一樣的問題嗎?」《嘻哈宅男真藥命》的主角馬康(Malcom)在處理完一堆「藥事」後,在申請哈佛的自介影片中講出了這段話。

如果要選拔今年度最佳青少年成長電影,我絕對要投《嘻哈宅男真藥命》一票,只是,雖然電影很正面地在描寫宅宅們鹹魚翻身的故事,他的諸多片段還是有點兒少不宜,畢竟這是一部充滿了幫派、藥物、槍枝還有網路(?)的嘻哈音樂電影嘛。

不唱饒舌不Diss,Can't Bring Me Down簡直就是為全天下的阿Q們所唱。


本片和前些日子台灣上映的《衝出康普頓》有互文之妙,先看了《衝康》後再觀賞本片,彷彿嘻哈字典在手,電影中出現的嘻哈名詞ICE CUBE(90年代西岸饒舌詞皇)、衝出康普頓(饒舌名團N.W.A的經典首張專輯)、血幫和瘸幫(占據洛杉磯街頭的兩大敵對幫派)等等皆信手拈來,兩部電影看完,我和美國西岸的貧區生活已達到此生最緊密程度,因此得以自然融入馬康等人所在之加州英格塢(Inglewood),又稱下區(The Bottom)的黑人社區。不過就算你對西岸的嘻哈音樂完全不熟、不瞭、沒興趣,純為娛樂欣賞本片也完全沒有影響,因為本片導演要拍的就是一個Oreo(音同主角等人所組之樂團Awreeoh)電影,外包黑皮,其實中間夾著白人心,更精確的說,是白人宅宅心(Geek inside)。


馬康和死黨迪(Diggy)和吉(Jib)就算有著黑皮膚,在他們自己的黑人社區裡也是個格格不入的存在,他們功課好,不混幫派不嗑藥不跑趴,醉心90年代經典嘻哈,自己卻組流行龐克樂團玩滑板,專迷一些所謂的白人玩意而變成黑人社區中的怪咖之王(我有提到迪是拉子,而吉只有14%的黑人血統嗎?),即使每天飽受威脅,他們三人還是堅守好學生本分,走自己的路(順勢播放一首黑白混血經典之作walk this way),因為馬康相信,自己絕對就是個會上哈佛的料,即使他的老師對此嗤之以鼻。



馬康亦誠實大方向心儀的女孩坦承,自己不玩黑小孩耍酷那一套:對你來說我或許太單純(not complicated),但我就不是那種黑人。看來現在導演大多不再消費青少年的無知和愚蠢,好提升大人們的優越感。觀眾在銀幕上見到更多早熟的小大人,或許也是反映了部分真實的世界,現今太快太龐大的資訊強迫現在的青少年們提早長大,也無怪近幾年YA電影(青少年,特指校園片)式微,進而取代的則是Coming of Age電影(轉大人電影)。



本片交給主角一行人的任務也相當與眾不同,一反大夥所習慣的浪子回頭的故事,本片卻是讓good boys gone wild,三個宅宅要想辦法替幕後黑手賣掉所有意外得來的迷幻藥,因而展開了一場Google科展與網路行銷的大作戰。從網媒曝光到數位商務,全部將宅宅力量發揮到最大值,發生在他們身上的離奇事件也都充滿笑料,屢屢讓我在電影院激賞到想要脫口而出幾個髒字共襄盛舉。


導演在這微奇幻的故事裡將英格塢打造成一個六度理論的完美模型,大家都有關係鏈,超煩der!


本片年初時在日舞影展登場即造成一小小轟動,一個故事裡幾乎全是黑人、政治不正確、賣相不甜美、卡司又薄弱的電影,竟能小兵立大功奪下日舞最佳剪輯,著實令人好奇,如今親眼目睹過後證明本片的確有它獨特及可愛之處。

金馬影展播放的是一般的DCP,但影片效果意外地復古猶如在看35mm手感電影,不曉得是否為導演刻意符合片中三位宅咖的風格品味所特地設下的局?就像片中的三位主角,穿著復古嘻哈服,賺著未來貨幣比特幣,這中間的新舊衝突非同小可,但不管怎樣,我是買帳了。到頭來,這故事不就是想打破世上大多數人看待事物、或是看待自己的框架嘛。誰說若P則一定要為Q?就是這種勇往直前的傻勁啦!

今年另一部在日舞影展驚艷四座的《我們的故事未完待續》,即使和本片內容調性天差地遠,但乍看之下卻有點神似,大概都很能掌握日舞主要觀眾(大概也是金馬族群大宗)的喜好。希望金馬過後還有機會能補上這部。畢竟壁花青少年加上懷舊經典的音樂或電影甚麼的,雖然擺明在吃Kid-Adult的老豆腐,但不心甘情願被吃,怎麼還能說自己是硬地電影宅呢。



最後當然要提一下打造Awreeoh的幕後功臣--菲董Pharrell Williams!還有還有另一個隱藏版人物,就是片頭口白聲音的主人其實是影帝Forest Whitaker呢!



, , , , ,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