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方禁戀 Desde allá (From Afar)

平淡無奇的過程爆炸於最後一秒。

羅倫佐維加斯(Lorenzo VIGAS)首次執導演筒,便採取了大量的長短焦距轉換的攝影風格,加上完全捨棄襯底音樂,讓鏡頭下的卡拉卡斯(委內瑞拉首都)顯得生猛寫實。能在電影院的靜謐環境下欣賞這部嚴謹內斂的電影,一方面是影迷的福氣,但另一方面不啻是一種考驗,有好段時間我大氣不敢喘一下,好似在看《過於寂靜的喧囂》,深怕一個放鬆就破壞了影片營造出來的神聖觀影氛圍。

故事描述一個對年輕男孩情有獨鍾的假牙技師,某天物色到一名在街頭遊蕩的男孩,男人將男孩帶回家後,根據習慣地要求男孩寬衣以作為自己的觀賞的情慾對象,沒想到反而惹來一頓毒打,還被男孩搶走了錢。事後男人卻反而變得對男孩執著,開始接近他,並在男孩受傷時提供無微不致的看護,逐漸地卸下男孩的心防。從年齡到身分地位都極為不相襯的兩人,彼此之間的距離因此越來越近,這段關係亦越走越危險…。



男孩在男人面前主動地褪去上衣,表示心理上抗拒男人的那一道防線已經正在瓦解。


假牙技師 Armando 雖對年輕男孩的肉體有著絕對程度的迷戀,但是他在把他們帶回家後,卻只是要求他們半裸背對自己,並沒有肢體上的接觸,甚至透過鏡頭焦距的變換,讓人感覺男人與男孩間是刻意拉出一段彼此皆無法侵犯對方的距離,而男子從來不吃回頭客,是一名絕對與他人保持距離的孤獨者。

但當他遇到血氣方剛的街頭混混Elder後,他嚐到了苦頭,不過卻也啟動了他靈魂上的某個開關,看似對所有人事物已經不再存有熱情的男人,居然主動尋找男孩,千方百計接近他,不求回報地對男孩好,甚至不惜自殘以展現自己的決絕,而男孩也在男人神聖的自殘行為中,發現自己其實是在意對方的,於是他接受了男子,也做好了接受未知慾望的準備。因為看似有稜有角的男孩,其實還是一張什麼原則都沒有的白紙,青少年的他正處在人類最容易轉變的一段時期。但對遲暮之年的男子來說,要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卻沒有這麼簡單。

男孩主動示好時,男人推開了,甚至要求男孩與他保持距離。看到這裡我真的為主角感到悲哀,一輩子都在接受寂寞的人,已經不懂得接受他人好意的人生,該能有多孤獨? 智利演員 Alfredo Castro 以始終如一的木然面容以及極內省的肢體動作,演出了獨身男子於遲暮之年的突兀感。電影對於角色描寫非常精簡,卻又十分到位,像兩人在最低限度的交心中,發現彼此對缺席父親存有的恨意,因此成為兩人進入親密關係的轉捩點。Armando 的家族也一如《百年孤寂》中所描寫的,是個沒有子嗣,就此消失於歷史中的家族,而結局驚爆的回馬槍,大概也合理說明了孤寂之人終究選擇(無論出自理性或非理性)要獨自承受自己的輪迴,那份格外蒼涼卻又沉重的宿命感。


接受寂寞的人,是不怕輸的,因為就算輸了,也只是輸掉自己而已。而這些接受寂寞的人,亦不需要另一外孤獨者的加入,因孤獨早已陪伴他們 ──終其一生。

, , , , , , ,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