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製造公司 De Surprise


之前排行榜上有一本書,叫做《在我死前,我想要......》,故事緣起於作者喪母後所設計的一個活動,她將一面棄屋的外牆改裝成一塊大黑板,在上面寫上「在我死前,我想要.......」的文字並附上粉筆,讓來來往往的人都能能在上面寫下自己的願望和一句話,沒想到這個活動獲得廣大迴響,接著這面牆越走越遠,甚至飛越海平面,在超過40個國家接力完成了這個跨國行動藝術。

不管大事小事,每個人在死前絕對還有一件想做但沒做到的事,但在《意外製造公司》裡可不然,我們的男主角雅各年紀輕輕(就禿頭,啊不是)就坐擁億萬身家,豪宅名車排場驚人,可他對這世界一點感覺也沒有,所以在母親過世後,他也開始著手安排自己的死亡。只是不論豪宅多大,傭人還是無所不在,在自家難求一死的情況下,他巧合地被引入一間叫做「極樂世界」的神秘公司,發現這家公司正好能提供他所需要的服務--送你上西天!乍聽之下非常違法,但根據公司經營人所說,現代人壽命越來越長,甚至是太長了,許多人想死卻沒有辦法走得盡興,他們推出的服務是因應時代所需,這樣子的送終產業未來一定會大有可為還上市上櫃,現在就進入市場,下一個馬雲一定就是我!(沒有這麼激昂,最後一句我腦補的)

對世界完全沒有眷戀的雅各選擇了極樂世界提供的驚喜方案,意即顧客無法預知自己遊戲結束的時間,也無法選擇方式,一切交由公司規劃安排,但就在這個因緣際會下,雅各認識了另一位也來尋死的大齡女子安妮,作為彼此生命裡最後的旅伴,命運就這麼奇妙地讓他們相知相戀,生平第一次產生「只要為你活一天」念頭的雅各想要與極樂世界毀約,卻反而把自己與安妮推上極樂世界的終結排行榜第一順位,引來重重殺機。


兩位演員的外表都並不特別突出,卻碰出好真實的火花。(而且配色好用心)


故事的構想相當有趣,當然劇情中後段也不免俗地有些設計讓觀眾出乎意表的曲折橋段,這麼奇趣的題材,若交給好萊塢拍攝,想必就會成為《在劫難逃》之類的懸疑動作片,但《意外製造公司》的歐式風格則讓一切緊湊狗血的看來輕鬆寫意,甚至有些古里古怪,頗有魏斯安德森《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的俏皮感。不愧是擁有鹿特丹影展的荷蘭出品。

不過可惜的是,電影提出了人類因長壽(或無聊)而衍生出的心理問題(什麼都不想留下和帶走的人),也帶到了反面希望自己延年益壽的群族(什麼都想要更多的人),本來以為會更深入一點探討社會或人類精神方面的議題(像是《綠色奇蹟》最後的湯姆漢克斯和老鼠或是《六呎風雲》中對圓寂的各種側寫),來個淡淡的正反詰問之類的衝突,但本片卻只是輕輕帶過,浪費了本片一開始營造出來的都市恐怖病瀰漫的氛圍。期待出現的各種「驚喜」好像並不特別,其實主要還是停留在講愛情會超越一切維度讓人覺醒這件事。也因為如此,讓男主角最後的翻盤便顯得不是那麼可愛了,至少對我來說,要透過死亡/愛情才開始重視自己所擁有的一切的人,並不是甚麼好榜樣,我的內心某部分也和片中的唯一壞人一樣,覺得男主角就是個擁有太多的小屁孩、既得利益者!


電影中提到雅各的父親在40歲時才追求到他的母親,而故事這一年的雅各也正好是40歲,似乎有一些輪迴(或是生命週期)的想法在裡頭。


最後男女主角喜孜孜地鎖定他們下一位潛在客戶時,我不禁覺得這電影有點邪惡,實在不該小看歐洲電影的負面能量的,看來我骨子裡還是有著儒家重生惡死的傳統觀念啊。

原文片名The Suprise,片商翻譯成《意外製造公司》非常信達雅(或是金馬工作小組翻的?),中文詞彙的曖昧空間讓片名更值得玩味,意外在中文裡可以表示驚喜,也可以表示意外,我是說有人發生了不好的事的那種意外。但,甲上娛樂你是不是把翻譯的腦袋都花在這部片上面了呢?倒是說說《因為愛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原文《卡蘿》,原著首發書名《鹽的代價》,如果結合一下定名成《卡蘿:愛是無價》也好嘛!

認真想了幾個替代方案:「卡蘿吾愛」,「我心深愛的卡蘿」,「卡蘿倩影」,「情牽卡蘿」,「情陷卡蘿」,「摯愛卡蘿」,「曾經,愛是卡蘿」,「一位叫作卡蘿的女子」,「卡蘿和我的永恆愛戀」,其實發揮空間非常大啊!(抄襲嫌疑也非常大就是了)

希望我去電影院買票時也可以用我取的片名買到票哩。

一個人的名字雖然不能代表那個人的品格,但有一個好名字也確實有點重要,對吧?為了不讓一部好電影因為爛片名而蒙塵,Orange's Review發起了寫信給甲上娛樂,要求片名改為《卡蘿》活動。


, , , , ,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