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急先鋒 Truth


如果你掌握了一個你99%確信又很想公諸於世的事實,卻苦無具體事項來證明你的說法,這時一個來歷不明的強力證據突然像天下掉下來的禮物來到你身邊,你會不會用?你會不會用它來支持你的論點?這個狀況就好像你聽說好姊妹的男友在劈腿,好死不死某天正好被你看到他和不是好姊妹的人上賓館,但你離得太遠看得不太清楚而且忘記拍照,但你估狗到這對偷情男女曾是小學同學而且感情很好,這樣你會義無反顧地衝到好姊妹和她男友的面前指控他偷吃嗎?

《真相急先鋒》裡面所發生的故事,就是類似於這個尷尬的狀況。2004年時值美國總統大選,CBS的新聞節目「60分鐘」在這個關鍵時刻上掌握了一則不利於小布希的八卦傳聞,經過新聞團隊的整體努力終於將報導成立,但在新聞播出後,卻因報導中的一份備忘錄的可議的真實性而受到來自各方的非難,其中受害最深的無非節目製作人瑪麗梅普斯和當家主播丹拉瑟。

除了卡司群有強大演技為底,電影的妝髮也滿精準地帶出每個角色所處的階級和地位,像凱特的金髮就有個令人讚嘆的捲度!

(片中她所使用的包包也是令女生很在意的小配件啊)


電影演到最後已經不在挖掘「60分鐘」所丟給閱聽大眾的訊息內容,話題的風向已轉到質疑新聞團隊所提出的物證是否為真,美其名是程序正義,但實則只是想逼迫這群新聞工作者認罪。也難怪凱特布蘭琪飾演的瑪麗梅普斯最後在調查會上憤恨地表示:你們根本不在乎我們總統耍特權逃避上戰場這件事情的真相,而是一直繞著一份文件打轉!沒想到2004年在美國發生的事件,竟也能對應我國社會令人洩氣的現狀。人們對於個人行為瑕疵的放大,以及對陰謀論的深信不疑,常常會無限上綱到忽略掉事物的本質,或是忘記全盤思考。

倒不是想要幫哪一群人說話,而是感慨地認為難怪這時代再也沒有人敢做對的事,一如電影最後節目製作人與主播的求去,似乎暗喻著我們的時代也就只能被迫永遠噤聲了。



雖然這個事件令身為閱聽人的自己反思,但仍覺得電影呈現得不夠勇敢,或許是不想模糊焦點或是汙名化既得利益者,電影未將新聞團隊的追查真相的精神表現出來,亦不能令人感受他們的團隊意識及每個人的存在感(但不得不說丹尼斯奎德滿足而扭曲的微笑是滿具醒腦效果地,還好陶佛葛瑞斯最後也逮到機會潑婦罵街了一下,伊莉莎白摩斯則是完全隱沒),到了最後,這些新聞菁英們反而像是互助小組一般,功能只在回顧自己「應該」做好的功課,為自己尋找脫罪的理由。

種種不利於製作團隊的事證逐一出現,這樣峰迴路轉的發展,也完全不見來自更上方勢力的陰影,相信看過《紙牌屋》的人都會會心一笑心想:法蘭克安德伍肯定派了誰來喬事了。但是,沒有,這部戲要打擊的好像是社會大眾又好像是這群新聞從業人員。似乎是在說我們的眼睛在螢幕的方格裡,才不會看到真相呢!但本片卻又諷刺的名為Truth...,不禁好奇導演究竟想讓我看什麼白馬非馬的哲學性假設嗎?所以從電影的敘事觀點來說,我也無法認同瑪麗梅普斯和她的團隊,不論這份備忘錄是真是假,但他們確實未做好查證的責任就認定他人有罪,在扒糞的初始似乎也早有立場,將媒體視為亂世的鍘刀,但實際執行卻沒有符合正義的原則,此時他們的善舉看來似乎也不過是另外一種私刑了。


但我還是喜愛本片凱特布蘭琪的強大氣場,她把身為這時代的職業/知識女性所要受到責難的處境詮釋到絲絲入扣,即使女王氣場強大,但是在面對凌虐自己的父親/父權面前時,也終於脆弱到需要求饒的心境轉換十分動人,爾後她重振旗鼓一一回擊來自調查委員會眾西裝男的抨擊時所展現的自信與沉穩,我相信這是另一個平行世界(把滾滾黃沙換成高樓大廈)裡的芙莉歐莎所能擁有最美麗的樣子。




, , , , , , ,
創作者介紹

俗女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