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獵人 The Revenant


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到底還能讓世人震驚幾次?老實說,去年的《鳥人》雖然是部匠心之作,但辭溢乎情的劇場模式對我來說過於譁眾取寵,失去電影應有的神采,只剩下人為指令和劇情軀殼,但只相隔一年,他就帶著完全不同的新作回來了,有別於《鳥人》全著重於都市人的後現代焦慮,《神鬼獵人》則是回到電影最根本,用人的故事去表述這世界的各種情感本能。

《神鬼獵人》改編自麥可彭克(Michael Punke)2003年出版的同名小說,描述「落磯山皮革公司」在一次狩獵行動中遭到來自美國原住民瑞族人的伏擊,人員及貨物皆損失慘重,嚮導休格拉斯(李奧納多狄卡皮歐Leonardo DiCaprio飾)又在帶領隊伍返回堡壘時,不小心誤入灰熊活動範圍而引來母熊攻擊,雖然他最後終於成功將熊打死,但自己也受到致命的重傷。時值入冬之際,四方又有來自瑞族的追兵,皮革公司隊長(多姆納爾格里森Domhnall Gleeson飾)出自安全及人道考量,重賞兩位隊員與格拉斯的原民半混血兒子在原地照顧格拉斯至他傷癒歸隊,或是等格拉斯嚥氣後將他厚葬。但其中一位隊員費茲傑羅(湯姆哈迪Tom Hardy飾)卻在爭執中誤殺了格拉斯之子,因此謊騙另一位年輕隊員布里傑(威爾普爾特Will Poulter飾)附近有兇殘的瑞族追兵,必須拋下格拉斯行動。慌亂之中兩人將格拉斯草草掩埋於事先挖好的淺坑中,但目睹孩子在眼前遭人刺死的格拉斯卻因此得到了生存的動機,他靠著親手獵下的熊皮渡過第一波襲來的威脅--低溫,並用布里傑好心留下的水壺捱過脫水危機,靠著堅強意志克服傷口帶來的痛楚,憑藉獵人本能躲避瑞族追擊,一步一步踏上為子復仇之路。


關於故事



後來才知道,原來休格拉斯與灰熊搏鬥還打贏的傳奇故事,是真的!而他在身負重傷的狀況下自行爬出生天的事情,也是真的!據傳他總共爬行了六週,不過爬行的距離則有越來越被加油添醋之嫌。但很重要的是,他在紀錄中並沒有一個原住民混血的兒子,而大家也普遍相信他本人應該沒有子嗣,甚至也沒有事實可以證明他是否真娶了一為波尼族女子為妻,只能說身為一個白人卻擁有嫻熟的打獵及求生技巧,讓人忍不住把他的私生活想像得更具傳奇色彩吧。

因為沒有兒子被殺這件事,所以在真實事件中,格拉斯的求生意志全來自本能和不甘心,更重要的是,他後來是原諒了當初拋下他的另外兩名隊員。所以整個電影的主題--復仇與救贖,完全是一個完美的、虛構的悲劇命題。


遊走戲外

去年才用《鳥人》拿下最佳導演和最佳影片的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今年可能又要讓西恩潘生氣了。因為西恩潘去年在擔任頒獎人的時候臭臉表示好萊塢移民太多,奧斯卡已經5年沒有出現過美國本土的最佳導演了。而今年,變數不是沒有,《驚爆焦點》在獎季大獲好評,但湯姆麥卡錫過去的導演作品並未累積太多聲望,氣勢上稍弱;亞當麥凱演藝經歷豐富,能寫能導能製作,資源應該雄厚,只是在過去的導演作品中也沒有能夠撐場的作品;所以剩下《瘋狂麥斯:憤怒道》的喬治米勒,但要搞清楚,人家講的雖然是英文,但卻是澳式英文哪;至於藍尼亞伯漢森(Lenny Abrahamson)用《不存在的房間》入圍最佳導演,就是一個勝利了。

而《神鬼獵人》全片講的就是,美國原住民(加上美國灰熊)和歐洲大陸移民激烈對抗時期的故事啊,電影本身就是阿利安卓對西恩潘的最佳回應--「我們都是野蠻人」。至於西恩潘跟另一位墨西哥強人的愛恨情仇,則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李奧納多狄卡皮歐的影帝雪恥之路


很多人(幾乎是所有人)都在等著看李奧納多這次到底能不能從演藝學院手中得到他一直極想拿下卻又屢屢鎩羽而歸的小金人(到底這件事是從何時開始變得這麼人盡皆知?),而不得不說這次的確是他最靠近奧斯卡叔叔(而其他競爭者相對遠)的一次。也是幾乎每個人看完電影,都會把獵人血淋淋的求生復仇路拿去對照演員戲外和演藝學院的恩怨情仇,看格拉斯慘遭熊吻、勉強苟活、劫後餘生,而一路不斷得到寶物又掉寶物,最後終於親手揪住他的心魔(卻也是支持他一路爬來的殺子仇人),加上他最後突然醒悟「復仇是由上帝決定的,而不是我」的安排,確實更讓人連結到戲外他求獎的心情,「我已經殺到這裡了,但給不給我獎還是你們學院會員決定的」,是他臣服在那人像前的謙卑,也是他百折不撓的決心。

這樣想來,獵人最後看著亡妻離去的幻影,接著他的視線慢慢轉向鏡頭,給了鏡頭一個意味深長的凝視。這一眼瞬間,也就可以解釋成李奧對鏡頭外的演藝學院叫囂了,不然我無法參透為何要在絕美150分鐘攝影最後出現這麼煞風景的一幕,那瞬間,我彷彿真的看到了演員下了戲後心中真實的「魔」。


回到電影

電影裡的各種細節表現都是大銀幕限定,我是在西門國賓巨幕廳觀賞的,片中細膩的聲音透過ATMOS傳達更是令人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舉凡流水、馬嘶、女人低吟、火的各種燃燒狀態和鏡頭外的畫外音(畫面外傳來的聲音)都能清楚明白感受,用聲音就能製造出畫面感和空間感,甚至都可以進到主角的聽覺神經裡了。


當然亦不能不提艾曼紐爾盧貝茲基這位神攝,繼前年《地心引力》、去年《鳥人》拿下奧斯卡後,今年用《神鬼獵人》交出了更恢弘壯闊的作品,從外太空、百老匯到自然界無一不能拍,無一拍不好,今年能否三度奪獎,感覺亦不無可能(但去年《怒火邊界》的攝影令人印象深刻,聽聞《卡蘿》也是攝影絕美,最佳攝影的競爭很有看頭啊)。本片強調真實,在野外全靠自然光拍攝,反而拍出了很多不可思議的效果,像是一場李奧納多獨自走在冰原上的戲,那冰雪反射得波光粼粼,彷彿走在雲端之上一般,在這部也談宗教、談神性的電影裡看來真是與劇情相互拉抬,在充滿靈氣的影像幫襯之下昇華了稍微單薄的劇情,而讓主角的回憶與幻想更顯神秘與幽微。攝影師與導演兩人的合作從《人類之子》就開始使用一鏡到底為電影增色,這拍法在本片幾場講生存的戲中也非常重要,流動的視角讓人不僅感受到外界的威脅,更能感同身受那股命運不由己的無助。

艾曼紐爾盧貝茲基表示開頭那場被埋伏的戲就拍了四次,有一次是鏡頭完全放在錯誤的位置,一次是箭來的節奏不對,相信看過戲的人都會覺得最後拍出的成果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完全無法想像只拍四次就完成。

The-Revenant-Battle-Scene 

復仇與救贖、生存與手段、文明與蠻荒,野性、人性、神性也都包含在內了,這本身就是個值得不斷思考的不凡故事,再搭上絕美攝影和坂本龍一的配樂,更是無可挑剔...觀影過程想到朴贊郁的復仇三部曲、《少年Pi的奇幻漂流》、《險路勿近》,是出自對這電影的崇敬;還有《127小時》和《白鯨傳奇:怒海之心》,是因為荒野求生和人類與動物/自然對抗的內容有部分神似

兩位主角的執念,格拉斯是復仇、費滋傑羅是貪婪,兩人都為了生存而作出超出人類理性範圍內能完成的事,可視為野性;皮革隊隊長和布里傑的道德感可代表被社會教化出來的人性;至於神性,則是這故事中一切情節皆有天道在導引,不知從何而起亦不知終點為何的開放狀態。但幾場亡靈現身的安排確實刻意過火地做作,一時間我以為在看戴倫亞洛諾夫斯基(DARREN ARONOFSKY)的《真愛永恆》。


親情雖然在本片像是一個半透明的議題,但其實是最貫徹全片的詩眼,也是這復仇詩中最不能缺少的主料。無論是瑞族人見人殺人見神殺神的出發點即是要找回酋長女兒,母熊出自保護幼熊的本能攻擊侵入者,或是獵人為了兒子而變成復仇刺客,都是一種母性自然的選擇。

獵人失去妻子後一個人扶養獨子,而這獨子或許有一些些取代了母親的位置,他看顧父親,並保有母親的溫柔和話語能力,成為父親彌留時的寄託,這對一個原住民(尤其是少年)來說都是相當不符合陽剛的表現,也無怪費茲傑羅會在格拉斯面前取笑他兒子陰柔的氣質。在這片血腥的冷酷異境中,我們不太會意識到這是個多麼陽盛陰衰的故事,即使所有的動作都是由男人執行。透過與大自然的結合,以生與死的圓滿循環(大地之母所代表的生,終於人帶來的毀滅)成功地分散了影片的渾重感,這大概是為什麼自然實景在本片特別突出的原因之一。格拉斯最後將仇人交給上帝,也合理地完成了瑞族人在費滋傑羅頭皮上的未竟之志。

那些沒死的,終究會回來;那些該得的獎,也終究會頒,那麼這次就看上帝是不是決定要讓一個演員圓滿了。






, , , , , , , , , ,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洪娜娜
  • 最後一幕其實我想到是鳥人裡的艾瑪史東,然後覺得是導演給演員的一個炫技solo
  • 所以其實是一個導演黔驢技窮的意思嗎XD

    chaospo 於 2016/01/16 23: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