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飛機對我來說算是件非常愉快的事,硬要說的話,只能用心理學上的傳統制約來解釋我這種病態的想法,一趟宛如肢障體驗的飛行旅程(刺激),必將代表降落後玩樂所帶來的歡愉(反應)。但是趕飛機卻永遠是那麼煩人,不知何故,總是會搭到十點以前起飛的班機,所以也就代表我必須在天還沒亮的時候就得起床,然後坐一小時的車到桃園。這次也不例外,凌晨4:30就起床拉著行李(也拉著眼皮)坐上愛心駕駛-爸爸的車。(任勞任怨的爸爸,送我們到機場後就直接去上班,真辛苦)




漂亮的吉隆坡機場。真希望台灣不要只顧著正名,可以先考慮一下整修的事宜。而且地方大真好,下飛機到出海關都不用拉著行李跑,非得坐捷運才到得了。



機上娛樂

坐上飛機才發現現在連經濟艙的娛樂設備都已經升級成個人化,雖然有點睏又有點因睡眠不足所帶來的反胃,我還是好好地利用了這個系統。一查節目表,簡直樂歪了!原來不只是每個人有獨立的螢幕,現在竟然連節目都可以自己選定想看電影還是聽音樂、想看新聞或是打電動遊戲。電影庫裡有近二十部電影可供選擇,音樂方面除了原本就有分西洋、東洋、華語、古典等等頻道之外,每個頻道裡面提供的不再只是一首單曲,而是三十幾張專輯,原汁原味的完整呈現,不怕錯過想聽的歌(不過有點懷念熟悉的 dj 聲音)。更別說還有體育節目(網球、籃球、高爾夫隨你看)、短片精選(影集、情境喜劇、旅遊生活頻道的節目),就算飛到美國也難以拼完全部的節目,更別說是到馬來西亞只需四個小時的航程。


短片裡面有我很喜歡但很冷門的《Out of Practice》(有誰會看?),總之滿妙的。看了一集《Scrubs》和一齣很難笑的sitcom《Love Inc.》,接下來的《Bobby》只看了一個小時就降落了,有點遺憾沒趁影集難看時見風轉舵。

 

讓旅客賓至如歸的機上個人化娛樂設備,後來才發現螢幕是觸碰式的!害我一開始還按了好久的遙控器(遙控器的反應有點慢半拍)。



好多專輯可以挑喔(有張懸!)。這還只是華語新歌的部分喔。





太子城+粉紅色的清真寺

導遊小曾是位像張智成般瘦小的年輕小哥,給人的感覺有點像姊妹,很特別的一個男生。他先帶我們到新的行政中心-太子城,感受馬來西亞現代化的「多媒體超級走廊」,名字非常炫,意思差不多就是以數碼科技取代紙本文書,一張晶片身分證就記錄了你所有的資料,節省不少行政程序上的繁文縟節,辦護照從三個月縮短到三天。他說從前的馬來西亞人隨身攜帶的身分證都是影印本,現在可不行了。



在市政府旁邊的是粉紅清真寺,進入清真寺的女生一率得穿上長袍,男人只要穿長褲就不必罩上袍子。馬來西亞約有70%的馬來人、20%的華人,其餘是少數民族以及印度人,而馬來人一出生即信奉回教,所以馬來西亞實屬一個以回教立國的國家。但導遊全程都不時的在提醒我們馬來人是個溫和又懶惰(所以效率很差)的民族,和中東那些基本教義派的激進份子完全不同,所以國內也有佛教徒以及其他宗教的存在,叫我們不必擔心會成為被恐怖攻擊的異端,只是想要在這個國家裡吃到豬肉就有點困難了。他說也有不少的印度人為了脫離種姓制度而改信回教。


粉紅清真寺有一半建於水上,所以又稱為「水上清真寺」。





女生都得穿上入口提供的粉紅色長袍,也太可愛了吧!顛覆了我們對於回教徒保守以及剛硬的刻板印象。只不過非教徒不可進入禮拜堂,所以就沒踏進看似莊嚴肅穆(且很陰涼)的禮拜堂了。不過在赤道附近穿長袍?熱!真的很熱!回教信女們真是辛苦了。



ETtoday關於粉紅清真寺的報導和照片

記得某季的《驚險大挑戰》就是來到這個粉紅清真寺,幾個男人還扭扭捏捏的嫌穿上粉紅色長袍很難為情,美國大男人嘛。既然報導中說此寺是少數幾個對外開放參觀的回教堂,那我的記憶應該是沒錯的吧。




逛一逛也差不多餓了。不過其實也根本沒那麼餓,只是到了一個新地方,就會很想五感並用地體驗當地的特色,所以要是這個地方看起來和台北差不多的話,那就只好靠嘴巴來分辨了。相對於去年到吳哥窟是拼命的爬爬爬石頭牆(樓梯做得跟牆壁一樣陡),這次到大馬則是變成不斷的吃吃吃來增胖。



食物初體驗



不知道該用馬來風還是印度風來形容這個國家的食物和色彩,一言以蔽之,那就是非常的民族風!能怪我嗎,這些紅紅亮亮的小東西看起來真是誘人極了啊!




一隻要價台幣150元的迷你龍蝦,炸得非常酥脆,全身都能吃,很像放大後的炸溪蝦。冰拉茶,我和姊姊不管到哪都一定要喝拉茶。後來又追加一盤「羅渣」,馬來話的意思就是亂炒,發音還滿接近的,裡面好像有油條、小黃瓜之類的東西(管它裡面有甚麼,他亂炒,我們亂吃就是),吃起來甜甜的,口味很特別。一塊紅紅的炸雞,嗯,它就是一塊炸雞,沒有預期中的香料味(因為聽說此地的KFC味道獨步全球)。


囉也(Rojak)就更怪了,在各式的水果上加了一種又黑又濃綢的醬汁,黑烏烏的程度是完全掩蓋水果的模樣,因此每叉起一個水果就好像在玩猜迷遊戲一樣,吃到口裡才會知道吃的什麼水果。但,別以為吃入口就知道是什麼水果,因為醬汁本身的味道極重,有點類似加重鹹味的甜麵醬一般的口感,到底滋味如何,我想大概如外國人吃到台灣豬血糕的滋味一般的莫名其妙吧!
http://www.ettoday.com/2004/03/09/11018-1596329.htm

沒錯!味道是真的挺莫名其妙的。





第一次SPA

在吉隆坡市中心的星光大道上塞了近一小時的車,才發現走完整條街其實根本不到20分鐘,沒辦法,誰叫我們碰到馬來西亞最會塞車的兩個時段其中的一個呢!


補了個眠,總算到了我們的目的地-JoJoBali Spa中心(後來發現各大飯店都有)。一進門就可以聞到精油還是薰香的味道,內部相當暗,瀰漫著一股神祕的氣氛。決定好自己的夥伴後,就以兩人為一組的方式被各自的芳療師帶開。


帶到小房間後,先到浴室裡脫下自己的衣服,換上他們為我們準備的紙褲、圍上浴巾後再進行去角質。只不過我在躺上檯子前受了點驚嚇。


就在我要解開我的浴巾時,那個馬來芳療師開口講了一句英文。慌亂中我只聽見甚麼有關「breast」的東西,畢竟前一秒才在害羞的思考是要乾脆一點直接脫了就上(唉呀~這樣我不就露點了),還是矜持地等趴上檯子後再技巧性的退去我的浴巾,這樣好像比較不尷尬。但就在同一時間她居然問了我有關「breast」的問題!是要阻止我在她面前露點嗎!?



我當時一定一副窘樣,不過還好裡面夠暗,而且自己有種沒戴眼鏡的鴕鳥心態,覺得對方應該也看不清楚,這樣一想讓我比較鎮定了些。然後她又講了一次:" Do you need breast scrub? ",嗯,這一次我聽懂了breast ,是胸部沒錯,「scrubs...scrubs....scrubs.....」,他媽的我聽懂了scrubs卻完全無法把它翻成中文讓自己理解。一瞬間我想到了一早在飛機上看的《scrubs》,那表示醫生要刷手上台,但是那跟我的胸部有甚麼鳥關係?我又想到《Grey's Anatomy》裡面他們一群實習醫生也常常搶著要scrub in,但是羞澀彷彿不止堵住了我的血管,也堵住了我的布洛卡區,整個人處在一種無法瀟灑前進也無法後退的狀態,想講英文卻很智障的以為大家都在學中國話,「什麼?什麼?」,這大概是我當下唯一有說出口的台詞。不過可惜對方不是紐約的蘇姍那,所以她也只能以英語再度回問我。



其實上述的經過大約只有十來秒,只是我內心的天人交戰已經到達能夠忘卻凡人時間的地步了。



後來姊姊那邊芳療師終於過來幫忙,不過她的中文並沒有派上用場,於是芳療師B黯然退場。此時姊姊才像大夢初醒一樣發現她遺失了自己的芳療師,然後過來了解我這一側所產生的語言問題。一被點醒後(對啊!我們是來做甚麼的嘛),才想起每天洗澡都會看見的 scrub 字樣........。唉,在我心裡除了發誓要開始好好練習英文之外,還有一種無法和世界接軌的悲哀。



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我就乾脆的直接敞開浴巾趴上檯子吧。結果證明,不管多麼優雅的避免露點,最後breast scrub 的時候還是會整個大曝光的呀!不過還是要說,全身性的去角質實在太舒服了,尤其是不用自己動手的時候。去完角質後,到浴室稍微淋浴(真的是稍微,因為分秒必爭)後再換一次紙褲,出去後就要開始精油按摩了!



其實經過去年柬卜寨的體驗我就知道,按摩對我來說絕對不是一件愉悅的事,但卻是必須做的事,而且必須狠狠的做!因為平時的筋骨實在太硬直,需要好好的整修一番,不過這樣卻也苦了我的芳療師(對,還是同一個人,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的語言能力嚇到,她之後講的都是彆腳的中文,而且小聲到只有螞蟻和我能聽見)。導遊事後問了每個旅客「有沒有睡著?」,姊姊說「差一點」,但我心裡卻想「怎麼可能睡得著」。大概有八成的時間我都在疼痛中度過,五成時間是極度疼痛(肩頸和大腿痛到幾度屁股都不由自主的夾緊),但最後仍一聲不吭地撐完整個療程,姊姊看到我的芳療師在結束後甩手,我想她這個錢賺的真的不算輕鬆。後來我的肩膀和脖子痛了三天。她這麼賣力,早知道應該多給她一點小費的。



在按摩過程同時聽到自己的關節和按摩師的關節喀喀作響,是個很奇特的經驗。套句同團旅客的話(她是個一很有趣的中年太太):身體被人這樣摸一摸也滿舒服的齁~



創作者介紹

俗女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Ken
  • 中國話

    breast那一整段也太生動了吧
    什麼什麼的 完全可以想像有多冏

    上禮拜打工要打電話通知外籍生聯誼會社長把社團幹部交接表交到課指組

    但誰知道樓上那些鬼表格英文怎麼說
    一時情急只說完helo就急急忙忙
    以wait a minute作結 掛人家電話
  • 要是我就會先做小抄 ~\
    (雖然這樣對話起來會更panic)

    但是吼 沒有親耳聽到或親口講
    還真的不知道原來英文離我們這麼遠

    chaospo 於 2007/06/08 00:31 回覆

  • kerrie
  • 哈哈~真是有趣的spa經驗~炸蝦看起來很不錯呢~不過你到底是坐什麼航空怎麼這麼高級? 我坐的西北航空真是爛到靠北!\__/
  • 我是坐華航
    印象中西北的票就是以便宜取勝的嘛....so ~\

    chaospo 於 2007/06/08 17:41 回覆

  • icery
  • breast為啥一直拼錯...

    原來華航的娛樂設備變這麼強


    天哪好好玩好好吃
    好像除了有點熱以外沒什麼缺點的旅行
    為何爸爸不能一起去?
    好可憐~
  • 原來我拼錯了 一一|||(馬上來改)

    因為爸爸不愛出國的樣子,而且心繫工作
    雖然這樣講
    我還真不懂我爸心裡到底怎麼想的
    搞不好很想去也不一定
    (但覺得不太可能,爸爸這樣的舊式男人應該無法忍受語言不通的陌生國家)

    chaospo 於 2007/06/09 02:21 回覆

  • 魯
  • 那個袍子好像粉紅色雨衣喔
    而且大馬你寫起來感覺真是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