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新世界上-下-立體套書_-複製  

 

因為友人介紹「這書裡有男男、男女、女女的混亂感情關係」,刺激本人僅僅用兩週就看完了貴志祐介的來自新世界。結果發現新世界感情觀雖然確實先進,但根本不是本書重點啊!

不過還是感謝她歪打正著的推薦,這部內容融合了超能力、反烏托邦、青少年成長/冒險還加上日本民俗元素的科幻小說,確實是一部風格特異,值得拜讀的傑出作品。

令人著迷的,絕對是作者對這個人人有超能力的未來所做的設定,但即使人人有超能力,作者描繪的未來可不是像《飢餓遊戲》裡的奢華都城或是《X戰警-未來昔日》的破敗堡壘那樣缺乏想像力,反而是呈現一股昭和時代的純樸氛圍。稀少的人口,簡單的行政區域(甚至用八丁標定為町的邊界),輕舟當作主要交通工具(水鄉澤國的封閉想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農村生活型態,經年流傳下來的惡鬼和業魔的民俗故事等,都讓人覺得這時代和「未來」沾不上邊,而更像古早時代。驅動這個未來世界靠的不是先進科技,而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咒力」。



咒力

 

作者對超能力者的咒力開發有著很有趣的詮釋,咒力來自於個人對世界的理解和想像、創造力,比起無所不能的魔法(Magic)來說,咒力顯然還是必須受限於物理學的原理,要準確地對物體發動咒力,你必須得先看清楚你的目標在哪,並在腦海中想像咒力產生的方式,因此未來世界的人都不能近視,也不能太笨。

不能近視、不能遠視、不能弱視,很重要所以說三遍(明明都講不一)。其實我常幻想如果我是少年Pi(或任何一部災難片主角),在海上根本啥都看不見(雙眼近視600度),別說釣魚了,連理查帕克要吃我都來不及躲吧。



化鼠

 

本書中另一個重點群族則是讓整個故事看起來更有奇幻色彩的變種動物--化鼠,根據書裡描述,一般化鼠身長約和人類孩童等高,且每隻長相體型各不相同,但基本上都是其醜無比,令人不忍直視。化鼠沒有咒力,因此將人類視為神明一般侍奉,為人類奴役、被人類決定生死。化鼠是如蜜蜂、螞蟻般有社會性的哺乳類動物,以唯一有生殖能力的母鼠為鼠后,鼠后為鼠窩的絕對統治者,鼠后存亡則代表了鼠窩的存續。

上冊中有很大篇幅在描寫本土鼠窩與外來鼠窩的戰爭,能夠改變遺傳基進而改造外型組織軍隊的外來化鼠(根本就是HUNTER X HUNTER螞蟻篇)為整個故事埋下伏筆,而我也佩服貴志祐介能一面寫戰爭,一面帶出催眠之於關閉及啟動咒力的重要性,讓超能力的設定更進一步與《阿基拉》《露西》甚至是影集《超異能英雄》不謀而合,以大腦/意識做為咒力覺醒的重要場所,也讓後續的業魔篇和惡鬼篇成為一幅更完整的拼圖。



青少年、業魔與惡鬼

 

不難發現日本文學總是愛對青少年大做文章,犬儒的當權者不是急著想把屁孩們給殺死,就是想讓屁孩們自相殘殺,相信很多人對於日本的當代社會結構都略有耳聞,無論你的學生時代多麼風騷、多麼特立獨行,一但高中畢業後,那層縱容你為所欲為的保護罩(或遮醜布)就會消失,而大多數人也都會按照這個遊戲規則變成社會期望中的大人(彷彿從出生就被植入的機制)。18歲以下的青少年如此令人垂涎,除了青春肉體外,也因為這些小小人還沒有形狀,還有無限可能,也難怪憤世嫉俗卻又不敢表現出來的大人總喜歡讓孩子成為主要的文學命題。

 

新世界的成人對於青少年們則是表現出絕對的恐懼和擔憂,伴隨咒力而來的,是攻擊抑制和愧死機制兩種社會安全機制(也是從出生就被植入)。擁有咒力的人會因為攻擊抑制而無法對人類做出攻擊行為,不論有心或無意,一但造成殺人事實後則攻擊者也會因愧死機制而死亡。新世界當局最害怕的,就是出現不受這兩條安全機制規範的突變青少年,因為咒力,能夠讓這些被稱之為青稚神尊的孩子,一秒變惡魔。

 

咒力的覺醒通常會發生於前青春期,這也是為什麼新世界嚴禁成年前的異性交往,反而鼓勵同性情侶的理由。當時人們從對猩猩(還甚麼猿類)的研究中得知親密行為能夠紓解壓力、緩解團體間的可能衝突(所以我們的男女主角居然能夠在被囚禁時提出互相愛撫的建議...很瞎),但不成熟的異性交往又可能搞出人命,造成人口素質難以管理,所以同性交往不僅能夠安定社會亂源亦可以防範人口氾濫,如此雙贏又不可思議的想法,大概需要對護家盟好好來宣導宣導。

 

主角小時候從民間故事聽來的業魔和惡鬼,是真有其事。根據書中的暗示,會讓自身周遭人事物遭受外洩咒力影響而變形的業魔,或許就是因為青春期過度壓抑(違反人性常理)導致自己思想爆炸才形成的。而惡鬼則是更進一步不受攻擊抑制約束的青少年(套到現實生活,應該就是叛逆少年吧),一但惡鬼化,便會大開殺戒,以殺完眼前的所有生靈為目的。



為了維持社會和平與秩序,不擅(或不具備)咒力的孩子會被新世界當局處理,這種對非我族類的排拒和齊頭平等式的社會階級觀,總是能帶出個人與社會、利己及利他、生存與自由種種在光譜兩端思想的對話,不過本書終究是以青少年歷險與成長為主要故事情節,對社會、階級及政府並未有更深入描述以及反思,不禁覺得有點可惜。或是作者預留伏筆,為續作鋪路?如此我也樂見其成。

 

 

 

 

 

貴志祐介在《來自新世界》丟出反烏托邦文學思想,內容則網羅了各方知識(歷史、生物、社會、宗教、哲學),做出對物種進化以及人類與大自然關係的反思,但顯然他還是不想讓故事失去通俗性與娛樂性,以其架構根本可以看成是《哈利波特》加上《火影忍者》,而奇情的部分又為此書增添幾分成人感,後續改編的漫畫和動畫,也大大地加重了故事中的桃色比例,幾乎可視為H漫了。

 

就像先前所提,化鼠在故事最後的審判上提出的控訴僅是輕輕被帶過,對於新世界是如何形成,新世界又將何去何從,作者皆語帶保留,不讓故事角色做太多獨白。但失去了在社會結構底層的化鼠,擁有咒力的人類是否還能以神自居而不慚愧,而看看現今社會,人類憑藉著智慧而畸形發展地球至今日樣貌,我們是否還有自稱萬物之靈的自信?階級這回事,說穿了也不過就是在比誰更自大而已,不是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俗女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