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廢這地方好像很久了,所以想想,我荒廢了我自己大概也就是這麼久的一段時間了。

只是,突然覺得,寫這些東西究竟是為了什麼?

 

「為自己留下記錄?」

才怪,我從來不是勤勞的人!更何況,為自己留下的記錄何需要發表在網路上,我那配鎖的筆記本,大概還用不到一半,裡面應該大多是句不成句、行不成行的胡言亂語,肯定還夾雜著很多我已無法回憶的代號和圖畫,更不會為了遣詞優美和邏輯順暢在那斟酌半天。所以對於那些死後日記被出版的偉人們,我幾乎是抱著崇敬又同情的心態,一方面覺得怎麼有人能有才到讓自己日記都變成文學呢?一方面又對於他們被後人不斷窺探詮釋的二手隱私感到抱歉和尷尬。

 

本來覺得,寫文章的同時可以保持和自己對話,有些自我就是在這些不斷鑽牛角尖的行為中覺醒的。只是,那好像也犯了一種過度詮釋的宿命,為什麼我的個性我的思想我的喜好還得透過文字來定義,又是為什麼,我們要把自我剖析的過程展現給別人看,獲得認同?然後昭告天下,「道不同不相為盟」,落入自己最討厭的小圈圈窠臼。

 

或許是過了想要奮力一搏、表達自我的時期(好消極的表現方式,為什麼不能用開朗一點的作為呢),所以漸漸的也不知該下什麼題目、什麼大綱來引導自己了。感覺到自己正在遠離,因為這逐漸變成一個開放的命題,天知道我對申論題簡直恨之入骨,要填滿這一大張的空白,得不斷從矛盾中找尋出路,單靠自己好像不行。有點想交個白卷為自己和別人都留條活路,但是申論題,似乎也不需要個最終答案,就這麼一路自我懷疑,似是而非的或傳或射,沒有太多人注意的話,狗屁不通的論述可能也會得到一些分數。(但這會不會反而是決定「道不同不相為盟」的最壞狀況)

反正,最後,只要能找到安身立命之處就好了。

 

 

回去看以前網誌的舊文章,甚至會有種重新認識自己的感覺,到底有幾分真,誰知道誰又在意呢?

最喜歡、讓我驚奇的地方永遠都是最底下那截不長的迴響欄,而那些似乎幫我記錄了更多慘遭我遺忘的歷史。所以,啊!原來如此。

 

 

 

chao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ppleRange
  • 那我想我就是過度熱愛申論題了吧 (好像是一種很乖張的人格)
  • 是一種很願意動腦的人格

    chaospo 於 2010/08/09 22:09 回覆